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32)

第十章 抬木头(4)
时间:2018-01-22 16:19:06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两个组你抬一根我抬一根,很快就码完了第一层。VPq北大荒之情
  该码第二层了,因为第二层也不算高,就没有用跳板,但要迈到第一层的上面,就跟上一个台阶一样。张学文这一组赶上的木头不算太沉,抬到楞堆前停了一下,两个人一起迈了上去,第三杠、第四杠也迈了上去,慢慢的顺了过来放下。VPq北大荒之情
  张福根说:“这要是让你们抬着刚才那根粗木头,你们上的来吗?”VPq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别说上台阶了,就是走平地都迈不开步呢。”VPq北大荒之情
  抬抬歇歇,总算把一车木头都归置好了,眼看也快到中午了。排长说:“回去吃饭吧。”VPq北大荒之情
  往回走时大家才感觉到浑身的凉意,原来刚才出了许多汗把衣服都湿了,北风吹来感到了浑身的寒意,有人还打起哆嗦。回到宿舍大家都围在炉前烤火,一会儿打饭的回来了,今天改善伙食,土豆炖牛肉和大馒头。VPq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说:“我可得多吃点。”VPq北大荒之情
  季排长说:“大家都多吃点,下午还得干活呢。”VPq北大荒之情
  吃过午饭,大家都躺在床上休息,正在朦胧中,只听排长喊道:“别睡了,车来了,起来干活了。”VPq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问道:“真来啦?”VPq北大荒之情
  钱明亮说:“那还有假啊,快起来。”VPq北大荒之情
  大家不情愿地起身穿鞋,拿起工具向楞场走去。到了楞堆前卸完车,又该抬木头了。蘑菇头一上肩,张学文就感觉到肩上有点疼,没在意,一使劲木头就抬了起来,也就感觉不到疼了。VPq北大荒之情
  随着木头越码越高,没有跳板是抬不上去了。张福根和李祥福从别的楞堆上抬来两块跳板,厚厚的往楞上一搭,张福根走上去踩了踩,说:“没事了,可以上了。”VPq北大荒之情
  季春生说:“咱们组先上。”VPq北大荒之情
  李友民说:“好。”顺手把压脚子交给了旁边的王建国,几个人抬起木头走上了跳板。几个人小心翼翼地通过了跳板,来到楞堆上,慢慢地顺了过来,将木头放好。VPq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该咱们了。”8个人挂好木头抬起来,两行人抬着木头走上了跳板。说实话这个跳板离地面并不算高,但抬着木头走在上边心里还是有点嘀咕。看着脚下并不太宽的跳板还真有点怕失足落空的担心。到了楞堆上下了跳板,更没有一处平地,脚下是一根根的圆木,踩在上边生怕木头滚动,还要前后左右照顾到。你想踩在前边的木头上,还要等前边伙伴的脚离开你才能落脚。否则,你的脚已经抬起,前边伙伴的脚还没离开,后边伙伴的脚又踩到你离开的地方,那你可真是无立足之地了。在大家的互相努力和配合下,终于将木头放好,这才松了一口气。VPq北大荒之情
  一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这一天张学文真正感觉到累是什么。晚上洗脸看到肩膀上都磨红了,有人的肩膀还掉了皮,与衣服粘在一起,脱衣服时不小心就会把皮揭下一块儿,那个疼啊。辛苦的工作刚刚开始,大家每天吃饭、抬木头、睡觉,再也不盼着车来了。肩膀磨破了,渗出了鲜血,结痂,再磨掉,直到磨成了老茧,有的人肩膀上甚至磨起了一个肉疙瘩。但是经过如此的磨练,抬木头再也不怕了,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宿舍内又开始有了说笑打闹,棋摊又开始重燃战火。VPq北大荒之情
  这天中午,张学文和崔国华抬完木头往宿舍走,看到山脚下停着一辆大卡车,十几个人正在往下卸行李。VPq北大荒之情
  “啊,林玉海他们来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看到张学文和崔国华走过来,林玉海放下手中的行李卷迎了上来,问道:“你们好吗,累不累啊?”VPq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回答道:“可不是一般的累啊,每天早上都起不来,浑身像散了架似的。”VP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接过话来说:“没那么邪乎,你们山上的活都干完了?”VP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回答说:“差不多了,收尾的活交给四营了,今天搬家下山来装火车。”VPq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我们帮你拿行李吧。”VP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说:“不用了,你们刚刚干完活怪累的,我自己来就行。”VPq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一起向林玉海的宿舍走去,进的屋内,看到屋里的布局与上边屋里的布局基本一样,看着林玉海放好行李,崔国华和张学文与之告别。VP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送出门来说:“有时间过来玩啊。”VP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张学文说:“好的,我们就住在上边,你没事也过来看看。”VPq北大荒之情
  这天早上,没有运木头的车下来,大家正在屋里闲聊,排长季春生走了进来说:“新闻,特大新闻,某某某国家发生了政变。”VPq北大荒之情
  大家闻之一惊,也是,上山以来跟封闭差不多,看不到报纸,听不到广播,没有任何消息来源,一切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闻。接着排长季春生组织大家开会,传达上级指示精神。季春生表情严肃地说道:“现在距发生珍宝岛事件整整一年了,两国关系依然十分紧张,我们距边境又不远,所以每个人都要提高警惕,严格遵守纪律,外出一定要请假。”VPq北大荒之情
  传达后,每个人纷纷做了表态发言,中心就是要“提高警惕,遵守纪律。”VPq北大荒之情
  一天早上起床,陈海波指着自己床单上的一片湿迹,小声地问崔国华:“我不是尿炕了吧?”VPq北大荒之情
  旁边的钱明亮看了一眼说道:“不是尿炕,是‘跑马’了吧。”VPq北大荒之情
  “什么是‘跑马’啊?”陈海波问道。VPq北大荒之情
  “就是遗精。”金有为插话。VPq北大荒之情
  钱明亮说:“你做梦娶媳妇了吧?”VPq北大荒之情
  “没有,昨天睡觉一夜都没醒,什么梦也没做。”陈海波争辩道。VPq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可能是太累了,劳累过度也可能发生,没关系。”VPq北大荒之情
  钱明亮说:“好事,说明你是个老爷们了。”VPq北大荒之情
  工作虽然依然艰苦劳累,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每个人的肩膀上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抬多重的木头也不怕了。VPq北大荒之情
  这天晚上没什么事,张学文对崔国华说:“下去看看林玉海他们吧。”VP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好吧。”VPq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说:“我也跟你们一起去。”VPq北大荒之情
  “走吧。”VPq北大荒之情
VP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