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65)

我和刘宁
时间:2018-01-29 11:45:31  来源:原54团北京知青  作者:黄一丁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我接到了困退回京的通知,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EUH北大荒之情
  自己是连队的积极分子,下大田、“学大寨”的知青骨干,数年接受“扎根”教育的熏陶,大谈过不少教育他人的大道理,这么突然一走,良心受谴责不说,不是自食其言吗?会让人家怎么想?EUH北大荒之情
  但我到底回到了北京。或许这便是“小资产阶级软骨病”最鲜明的表现吧。EUH北大荒之情
  在北京,我看望了几位同学的家长。刘宁是我的邻居,又是同学,刘母见到我,自然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她深感伤心,希望我写信给刘宁,劝他尽快想办法回来。当时能有回京鸿运的知青并不多,所以劝与不劝我知道不会有实际意义。但我还是给刘宁去了一封信。EUH北大荒之情
  是我回到北京有了时间归纳概括自己在兵团这几年的感受?还是从“局外人”的角度去妄评北大荒?再或是力劝刘宁晓以“深浅”?总之在信中多有画蛇添足的笔墨。诸如对“学大寨”和“扎根”问题,我表示尽管支持理解,但怀疑它“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号召力;对当时黑龙江知青学习的榜样,“有些地方很敬佩,可有些地方并不想仿效”;感叹到政治,我说,“有些政治信条,我们总是凭着激情一厢情愿地相信它,实际上并不明白”,“政治这个东西,往往流于简单化,形式化,往往是落后于千变万化的社会存在的”等等。这些内容多是一种矛盾心理的真实表露。我虔诚并身体力行了“农业学大寨”和“扎根”运动,同时又饱看到“文革”中的种种怪现象,把这解释不清又想解释的问题诉之笔端,便成就了我后来“出名”的大作。大作后来给我带来的麻烦和压力我当然想不到。EUH北大荒之情
  刘宁的回信大约是在半个月之后,信有十几张纸,是复写过的。语气坚定,笔锋锐利,对我内心的表白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批评,并表示他不回北京,还从“学大寨”的波澜壮阔谈到苏修美帝“一定要重复当年希特勒的老路”。又说,“形势越好,斗争越激烈,斗争正在深入发展,但胜利最终是属于无产阶级的”。来信多为空泛道理,满纸皆为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深入的语言。EUH北大荒之情
  我当然不知道刘宁给我的信同时又作入党思想汇报用了。团党委进而作为“阶级斗争新动向”上交师政治部,师政治部立即做为重大事件又上报到兵团政治部。事态不断地发展、“升级”,我却蒙在鼓里。EUH北大荒之情
刘宁的本意是汇报思想,而并非要拿老同学老邻居当“阶级斗争的活靶子”。但毕竟是知青,何以招架得住各级领导的一再“晓以大义”呢?他终于“大义灭亲”了,而我还冒着傻气寄出了第二封信。洋洋四五千言,对刘宁那些从政治上拔高的大道理很不以为然,对刘宁一再痛心疾首的怀疑论调表示了特别的偏爱,申辩说:“人思维的本性就是怀疑论的……而且我请教一声,难道现实中的许许多多的不能令人满意的事情和一些让人百思不解的问题的存在都不值得怀疑吗?仅仅轻描淡写地用‘这是前进中的问题’不能说服人。”认为“我们以前被社会左右得这样厉害,难道不正是因为太少怀疑的缘故吗?怀疑怀疑,天塌不下来,没有怀疑,马克思主义是不能前进的。”而且欣然“愧领”了“怀疑论”的头衔。我还觉得“文革”中当势的那些极左人物最不能容的就是怀疑,不能容人们独立的思考,无限斗争斗争,在思想问题上强求一律。两封信中我的“高论”最后被归结为三大“错误”:反对学大寨;反对知青上山下乡;散布反动的“怀疑论”。其中以最后一条为重。EUH北大荒之情
  我给刘宁的信捅出事儿了。这消息陆陆续续从探亲的知青朋友口中传来,我慌了,也很忿忿。EUH北大荒之情
  不久,刘宁作为先进典型回到北京,此时他已“重任在身”。一九七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两封针锋相对的来信》之一。当时报社领导本想发一份内参,无奈那时的风云人物谢静宜坚决主张公开见报,以反击“右倾翻案风”和“返城风”。兵团政治部和组织部也来人找我,意在要我回去,每星期我还要去几次《北京日报》“谈思想”,有时每天一次,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刘宁在北京也“帮助”过我几次,但是,我们之间已有很大“级差”,我感到无法正常地说话,也无法独立思想。EUH北大荒之情
  一些同学、朋友劝过刘宁,他们也是冒着被批判、作反面典型的危险。但均被刘宁“义正辞严”地“顶了回去”。他的第三封信,几易其稿,文章做得更大,发表前曾拿给我看,满以为我会大受教育痛改前非。但满纸上汇总了“文革”上纲上线的语言,我知道他已不再有自己独立的思索了。但是我至今仍然认为,刘宁是真相信当年那一套的,而且他毕竟当时自觉地要“扎根边疆”。无庸讳言,人在无意识中都有一种自我提升(或说升华)的欲望,而在那种整个变形的年代里又很容易包上“大公无私”、“为了全人类”等等政治外衣。EUH北大荒之情
  这件事终于以我在报纸上的公开检讨而告“结束”。事件似乎平息下来,但我那被“公开的信件”恰恰引起了一代知青的强烈反响,在充斥着空洞骗人大道理的氛围中,增添了那么一点点痛快淋漓的味道。我收到了数以千计的社会来信。那些不曾见过面的朋友,不顾舆论的高压,对我表示同情,可见尽管当时压制舆论,但“谎言重复千遍即是真理”终不过是极左式强权的信条而已。
EU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