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66)

一支连队的兴亡
时间:2018-02-01 13:22:34  来源:原3团北京知青  作者:黄正建  

  有人说“兵团最苦的是一师,一师最苦的是三团,三团最苦的是四十四连。”bBb北大荒之情
  四十四连,从它的前身十二连算,不过存在了五年时间。我不敢说它就是全兵团最苦的连队,但我敢说它至少是全兵团最苦的连队之一。bBb北大荒之情
  初建连队,有帐篷两顶,大锅一口,支在公路边。这是上面选下的战备要点,据说地处某国快速部队入侵时的必经要道。 bBb北大荒之情
  抬起箱子,抱起被包,开向新建点bBb北大荒之情
  遵循兵团“当年盖房,当年开荒,当年打粮”的指示,这些本应在学校读书的半大孩子开始了自己的艰苦拼搏。房子是用草皮垒的,炕面是用树条铺上再糊泥。不知是连长糊涂,还是指导员不懂,这树枝炕面刚一烘干,就燃起了烟火。bBb北大荒之情
  入冬,我们搬进了裸露着草皮的泥屋,在这四面“洞天”的屋里,虔诚地听着连长、指导员构造连队发展的“蓝图”。可当极富战略眼光的师长视察时,一眼就发现了问题。连队安在公路边不正是把我光荣的兵团战士暴露在敌人炮火的直接威胁下吗?一句话,连队西迁二十里。于是又重新开始了“当年盖房,当年开荒,当年打粮”。bBb北大荒之情
  为符合战备要求,依山挖成了半窑洞式地窨子。遗憾的是到了夏天,地上总是泛起尺把深的水。没法住,只好在草甸上第二次支起了帐篷。bBb北大荒之情
  是年秋天,十三连与十二连合并,改编为三团四十四连。气候已经变冷,早晨开始结冰。全连一百八十多号人还房无一间。四个排的战士分为六组,每组受命在半个月时间内弄出一栋住人的房子。战士们冒着寒风,踏着薄冰,在刺骨的寒风冰茬中和泥、拧拉合辫、脱大坯……bBb北大荒之情
  入冬,六栋拉合辫房拔地而起。虽然来不及糊泥,虽然顶棚没有油毡,虽然围着炉子坐,火烤胸前暖和背后寒,但总算搬出了帐篷,有了新房。bBb北大荒之情
  高兴吗?没有。一场葬礼冲淡本就高兴不起来的心绪。bBb北大荒之情
  那是北京六十二中的女性,班长,父亲早丧,家境贫寒。在拼死拼活的盖房劳作中,不幸染上了“出血热”。由于缺乏对这种可怕地方传染病的基本常识,由于无法及时得到可靠的治疗,一条年轻的生命竟很快去了;去了,没有遗言,甚少遗物,而她才只有十七岁……bBb北大荒之情
  为她守灵的伙伴,半夜哭喊着闯进连部,说她没有死,正挑着土筐,手里拿着二齿子向她们走来,笑着……她怎么会死,这么年轻,一切刚开始,至少说那间泥屋里,还有她的多少希望,多少幻想……,我哭了。bBb北大荒之情
  开追悼会的那天,下雪了。千里迢迢赶来的母亲痛不欲生,让泪水伴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洒向埋葬她女儿的大地。那是一处头枕山、脚朝江的地势,据说这样风水好。bBb北大荒之情
  埋葬了战友后的四十四连战士们,生活上仍面临着巨大困难。没电也没水。昏暗的油灯下,我们度过了难以入睡的北国冬夜;因为没有水,我们很少洗脸,更少换衣服,身上的虱子,足以编成几个坦克师团。冬天吃雪吃冰,开春就用泡子水。后来,黑龙江省地质勘探队帮我们钻了四百米,竟不出一滴水。但这是师长为我们选好的营地,我们只能坚持在那里。bBb北大荒之情
  一天团长来视察,正巧看到大家抢水的场面,团长生气了:“这成何体统!革命战士连死都不怕,还怕没有水吗?当初上甘岭战役时,志愿军战士就是靠喝马尿守住了阵地……”bBb北大荒之情
  我怀疑团长记错了,上甘岭阵地上好像没有马。雷声隆隆,余音袅袅,我们在黑暗中不语,看着从未见过的团长,我的心在流血。bBb北大荒之情
  恍然间,一个班长嘟囔道:“你喝一个我们看看……”bBb北大荒之情
  一阵大哗,团长怒火中烧,那位班长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bBb北大荒之情
  团长不怕没水,不过没有水毕竟不能生存。一九七三年夏,四十四连终于离开了战略地势甚好的那六栋泥房,以“水利连”的名义开始流动生产,继续一次次毫无用处的水利工程。熬到了当年冬天,零下四十度的北国,帐篷里一切含有水分的东西全部结冰。我们此时已难以以艰苦为乐。半夜里大家冻醒了,围着炉子聊天骂娘。这个难忘的冬夜啊,何时才能过去。bBb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四年春天,团里终于想到了我们的存在。而最终迎来的结果却只有解散,四十四连终于从三团的编制上划掉了。可这段难忘的经历,却永远不会被在那里战斗过的战士忘却,永远,永远。
bBb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