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82)

吃萝贝
时间:2018-03-23 12:53:12  来源:原64团北京知青  作者:赖为民  

  整饿了一年的肚子。九月来的,转年又到了九、十月份。连队初建,一年也没开出地,除了忙乎出四栋“拉合辫”房子,只是种了点儿土豆、萝贝。北大荒管萝卜叫萝贝。juW北大荒之情
  原来我们只是去伙房寻机“偷吃”个馒头啥的,土豆、萝贝收下来后,增加了我们“偷吃”的“内容”。juW北大荒之情
  土豆放进灶坑里烧,吃完了抹抹嘴上的黑灰,再用舌头转圈“清洗”两遍。吃萝贝开始领导还没注意,可以放心大胆。屋里一股子臭萝贝嗝味,好在彼此彼此。juW北大荒之情
  萝贝青皮青心,挺脆,可有辣的,空着胃吃也不好受,于是就拣甜的吃,咬开不是味就扔。一来二去浪费很大,且萝贝集中起来正待下窖,扔掉的都在附近,就更显得浪费惊人。连头火了,勒令不得再吃,并天天在菜窖不走,监视我们。juW北大荒之情
  连头脸上有麻子,背地里我们叫他“广林大哥”。肚子饿,挨着吃食不让动,我们老大不乐意了。想方设法“偷拿”,趁他不注意,从窖顶把木杆子伸进窖内,专拣个大皮绿的扎,然后顺上来,躲一边儿去吃,当然吃得速度惊人。juW北大荒之情
  其实,“广林大哥”是枉费心机。一个人监督十几个、二十几个都下心思拿萝贝吃的人,怎么能管得住?顾这头儿就顾不了那头儿。只是女知青比较“自觉”,但我们也不相信她们一个不吃。juW北大荒之情
  萝贝一下来,食堂天天给大家做萝贝汤。汤盆端进来,各班吃各班的。汤里只放盐,一点油星都没有。先捞萝贝条,我们说这是“捞干货”,用勺子紧插底,慢使劲儿,天天跟萝贝干上了。后来食堂把萝贝做成馅,面粉分到各班包饺子,馅里只放两瓶猪肉罐头,却对着一百好几十人的口。juW北大荒之情
  青萝贝入了窖,我们又惦记起黄胡萝贝。黄胡萝贝收得稍晚,入窖前堆放在离营区一里多远的一间破房子里。忙着从地里起黄胡萝贝的知青和往回运的人,当然就“近水楼台”。也顾不上擦净,用手胡撸胡撸就吃,讲干净的还用小刀刮刮皮,但也干净不了哪去。吃黄胡萝贝解饿,不像吃青萝贝,吃得肚子里咕噜噜乱叫,上下通气……但是不干那活儿的人摸不着吃。有时运完了收工回来,细心点儿的、能吃的会带几个回来,“战备”着,摸不着吃的也能蹭点吃。或者吃过晚饭,就跑一趟弄些充饥,反正那间破房子锁也锁不上,连里也没派人看着。juW北大荒之情
  吃黄胡萝贝要说是没浪费的,甚至泥都吃了进去。可连里还是要管,也许吃得人太多了。juW北大荒之情
  去吃、去拿谁也不以为然。不料这一天晚饭前,连干部突然冲进四间男知青宿舍,突击检查。知青能把几个带泥的黄胡萝贝藏到哪去?总不会放进箱子里锁上,不是扔到旮旯里就是塞到褥子下。搜查的“战果”并不“辉煌”,有那眼急手快的主儿赶紧把黄胡萝贝往被子底下藏,或者掖到不易被翻出来的地方。但“枪口”被金钟一撞上了。juW北大荒之情
  也是巧,他人刚出门,鼓鼓囊囊的褥子,一看就知道下边有什么东西,掀开褥子,六、七个黄胡萝贝直滚,这下子坏了。juW北大荒之情
  紧急集合,全连人马在宿舍前列队,连干部全到了。金钟一面向我们站着,低着头,上衣和裤子口袋里插着黄胡萝贝,看着好笑。juW北大荒之情
  连长倒背着手,来回踱着边走边谈,其他干部也都神情严肃。连长说了些什么,我早忘了,大概是说,这是给兵团战士丢脸,怎么公家的财产就敢随便偷吃等等。他正讲得眉飞色舞,王文生哼着小曲,拐过房山角,晃悠悠地过来了。juW北大荒之情
  文生猛一抬头,见一大帮人站着,先是一愣,不等反应过来,连干部一声大喝“过来!”juW北大荒之情
  谁都看见了,他两个裤子口袋里的黄胡萝贝都露出了半截“尾巴”。小曲不哼了,站到金钟一边上的文生似乎还没明白过味儿来。juW北大荒之情
  连长一个劲儿地没结没完,最后要大家晚饭后对两个典型进行批判,挖思想根源。一、二排是男排,三、四排是女排,一、三排批金钟一,二、四排批王文生。说是这么说,可大家谁也没有把这当回事,只觉着可笑。juW北大荒之情
  天黑后,三排的女知青来到我们的宿舍。男知青都蜷缩在炕里,女知青坐在炕沿上。有人着意把油灯捻儿给弄小了,残灯如豆,屋里几乎认不出谁是谁。juW北大荒之情
  批判开始,金钟一先做检查,都是些套话,再扣给自己几顶“帽子”。轮到大家说了,谁也不吭气儿。只有一个上海姑娘发了言,且是个大舌头,本质问题,到了她嘴里成了“崩直”问题,听了直让人笑。一会儿谁把灯吹灭了,再一会儿,我就不知道了,我睡着了。juW北大荒之情
  大概近十二点,我被冻醒。屋里还黑着,一片鼾声。想着该脱衣服睡,心里埋怨这帮小子,会散了也不叫醒我。可点亮一看,一屋子横七竖八的都没脱衣服。我叫醒大家,谁也不知道女排什么时候走的,还在兀自迷糊。juW北大荒之情
  此后,“萝贝”这个话题数月不衰,还留下了“小萝贝”和“大崩直”两个雅号。一直到那屋里的几千斤黄胡萝贝全都烂成了泥,积了肥,我们才换了话题,就像写文章一样,写完了一段,又该写新的一段……
juW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