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59)

第十八章 秋收(1)
时间:2018-04-17 20:13:01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经过一天一夜的行程,到团部驻地已是下午。张立新、张学文、张晓波下了火车来到团招待所,没有找到回连队的拖拉机,只好做公交车回连队。公交车到了终点站幸福村,几个人下了车,看着周围的景色依旧,可心情却截然不同。上次来幸福村,是要回北京,行程中充满了紧张与兴奋。而此次是回连队,行程中却是紧张和不安。
三个人步行十几里地回到了连队。此时已是晚饭后,一进宿舍,大家看到他们回来了,都非常高兴,纷纷打听北京的变化和家里亲人的情况。三个人拿出家长捎来的东西交给有关的知青。
“陈占博,这是你妈给你带来的粉肠和糖块。”
“宋曙光,这是你父母给你和你姐捎来的衣服和食品。”
......
东西分完了,张立新说:“走吧,找领导承认错误去。”
陈占博说:“这么晚了还去啊,明天再说呗。”
“不行,还是早点儿去的好。”张学文说。
金有为也说道:“对,去吧。”
三个人来到连部:“报告。”
“进来。”
三个人推门进屋,季长兴连长一楞,问道:“你们干吗来了?”
张立新说:“我们是刚刚从北京回来的,向领导承认错误来了。”
季连长说:“奥,你们就是不请假逃跑的那几个知青。”
“对。”
“还对,你们不打招呼就走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逃兵,在战场上是要被枪毙的。”
几个人打定了注意,无论你说什么,都是:“对、对、对,是、是、是,都是我们的错。”
经过一通批评,季连长最后说:“你们回去吧,明天找你们排长认错,接受大家的批判。”
走出连部,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张晓波:“没想到就这么批评啊。”
张立新说:“这就完啦。”
张晓波说:“不完还怎么着啊?”
张学文说:“你到了排里还不一定怎么批那。”
张晓波说:“是吗?”
张学文说:“那当然,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我和张立新是一个班的,甭管怎么说有两个目标让他们打。你自己一个班,到时候班里集中火力都冲你一个人,你可得受得住啊。”
第二天早饭时,看到他们三个人回来了,许多知青都主动与他们打招呼。
“你们回来啦?”
“回来了。”
“北京好吗?”
“有什么变化吗?”
“挺好的,没什么变化,就是天气有点热,不如这里凉快。”
也有的说:“你们胆子可真大,不请假就敢跑,就等着挨处分吧。”
对这种问话,几个人也只能一笑了之。
看到张学文回来了,杨秀丽走过来说:“你回来了,家里人都好吗?”
张学文回答道:“回来了,都挺好的。”
杨秀丽说:“你走时也不打个招呼。”
张学文回答道:“时间太紧来不及,跟谁都没说。”
杨秀丽笑着说:“不是时间紧,你们是怕人知道了就走不了吧。”
吃完饭,三个人随着大家一起来到了机务排前的空场上。因为这些日子农业排的任务是打草,每天早上集体乘拖拉机到草原深处去打草。看到季春生排长等已经到了,张立新、张学文和张晓波三个人赶紧走到排长跟前承认错误。
季排长绷着脸说:“你们还知道回来啊?有本事别回来啊?”
几个人只能低着头连声说:“对、对、对,是我们的错。”
“既然是你们的错,那你们就好好检查检查,今天你们不用上工了,回去写检查,什么时候检查通过了再出工。”
看着排长他们远去的背影,张学文说:“别看了,回去写检查吧。”
张晓波说:“不让去还更好呢。”
三个人回到宿舍,找出纸和笔开始写起来,张晓波问道:“怎么写啊?”
张立新说:“怎么严重你就怎么写呗。”
“对,你把当前的形势多写一点,把逃跑的性质写的严重点,就说十恶不赦,罪该万死。”张学文说。
“有那么严重吗?”
张立新说:“你写的狠一点,省得别人说你认识不深刻。”
“好吧。”张晓波应道。
不到半天,检查都写完了。下午没事,几个人就躺在宿舍的炕上,边抽烟边回忆在北京的美好时光。
晚上,金有为、陈占博等出工的知青都回来了。
金有为问道:“你们的检查都写完了吗?”
“写完了。”三个人回答。
金有为说:“排长让你们明天跟车去,到那里以后排里要召开批判会,先由你们做检查,然后组织大家进行批判。”
“怎么处理呢?”张晓波问。
“那就要看你们对错误的态度了。”金有为说。
“我们的态度一定是认真的。”几个人回答。
“那就好。”
次日早饭后,三个人又来到集合地点,季排长看到他们过来了,问道:“检查写完了吗?”
几个人回答道:“写完了。”
“张晓波你的检查也写完了吗?”
“写完了。”张晓波回答。
“好吧。上车吧,到那以后你们先做检查。”
三个人上了拖拉机,刘莲妮说:“你们回来了?”
张学文说:“回来了。”
几个人找个地方坐下了,拖拉机向草原深处驶去。
8SV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