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90)

生与死的搏杀
时间:2018-04-18 21:54:06  来源:原51团天津知青  作者:王建武  

   我渐渐醒过来了,暖融融的。眼皮真沉啊!睁也睁不开。一片模糊。
瞳孔慢慢收缩,焦点渐渐集中,我才清楚,竟是躺在一个少女的怀里,那肉体发出的温馨使我本能地挣扎起来。可眼前一片金星,又昏过去了。飞窜的火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我躺在冰冷冰冷的雪地上。
进山灭火,我们配备了军用电台和两天的干粮。从指挥部爬上汽车驶向大森林,老远便看到冲天而起的滚滚浓烟,那浓烟逐渐遮天蔽日,令人无法喘息。太阳失去了光亮,那曾有强大穿透力的紫外线幅射,此刻却难以穿透这黑黄的浓烟,周围一片昏暗,使人感到了一种恐怖。
热浪不停地扑来,参天的古树在烈焰中噼啦噼啦无可奈何地作响。冲天的火头,使我想到一群飞腾的野马和乍起的马鬃。
我们好歹避开了巨大的火头,迂回到一块被烧过的土地。这里一片焦黑,散发着灼人的热浪。两边的火苗仍在飞窜。我们的任务是扑灭余火,以防死灰再燃。迎着火海冲,那只能是舞台上的表演,常识早就告诉人们,火头是无法驯服的。即使是余火,也让人无法忍受。我们扑了上去,奋力扑打着红红的火焰,凡有皮肉裸露的地方,均是难以忍受的疼痛,汗水不时地顺着脸边往下流。一阵疯狂的撕打,那火焰的余热被压了下去。人只感到口唇发干,一壶水一气便干了。
天黑了,大家疲惫不堪地席地而坐,干裂的嘴唇对着底朝天的壶,真他妈的渴。饥肠漉漉,可饼干在嘴里象锯末一样,就是咽不下去。
“火!”一条黑红的巨兽又扑了过来。冷热空气交流,空气流动加快,一阵狂风夹着灼热的浓烟,使我几乎栽倒。风向变了,这是最危险的,只要片刻,这里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打防火道已经来不及了。
“快!点火自救!”紧急之中,总指挥扯开了沙哑的喉咙。我们点着了脚下的荒草,跟着不顾一切地趴在了还冒着星星炭火的地上,尽管我们难以忍受,但逃命要紧。那丈把高的一股火呼啸而过。缺氧几乎让我们窒息而死。
望着过去的火头,谁也没有追打的力气。好歹找来一点水,大家吞咽着饼干。入夜,气温骤降,我们点起一堆堆火烤着……
第二天,水更成了大问题,而且我们失去了方位,被烤坏的电台已成了累赘。火是见不到了,一切都是黑的,可此刻更令人咋舌的是那满天飞舞的大雪,一夜之间竟有半尺深。我们饥寒交迫,疲倦到了极点,又不知该向哪里走,百十号人面面相觑。
在两条路上选择,走,可能活;不走,只有死。
可往哪里走?一片白色的世界。我们衣服连烧带挂已是一条一条的,面孔黢黑,半人半鬼,嘴唇干裂,但有不死的求生欲望。
互相搀扶着,在厚厚的积雪里,不是在走,是滚,是爬,挣扎着向着可能存在的希望……
开始有人掉队了。有人倒下了,去扶的人也再难站起来。这里不是“雪山”,却有着同样的艰难。谁也不愿看到战友就这样死去,可总指挥不停地催动还站得起来的人:“走!走!不要停下。”
和我朝夕相处的小金突然一声惊叫,跌进了一个雪坑,我不顾一切地去拖去拉,他爬了出来,但腿可能是脱臼了,痛得直哼哼。我拼着全身的余力,拖他拽他,我不能丢下他。
总指挥向我大吼:“放下他!放下他!”
我急了:“你他妈的不是人!畜牲!”
“我命令你先放下他!”总指挥的眼珠要瞪出来了。
小金松开了攀在我肩头的手,向后倒去。回过头来,我看到了两滴绝望的泪花……
走,拖着沉重的腿。我一阵心慌,眼前一片金色的花,就像天安门前缤纷飘落的一朵朵礼花……
眼睁开了,眼前还是那个素不相识的女知青,美丽的白衣天使。她用那少女的胸怀,那特有的温暖,把我从死亡之中拖了出来。她在雪地里发现了我,她没有片刻的犹豫,解开了她的棉衣,用肉体的温度,使已死的神经重又萌动…… 
我们曾经不怕死,我们也曾经这么潇洒
我看到了,看到了一副副担架,一条条军毯,一个个冻僵的躯体。这火与雪的考验,生与死的搏杀。
啊!这儿有我们的汗,有我们的血,也有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生命……
azs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