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94)

第四乐章 我们的故事讲不完(十三)
时间:2018-05-08 13:43:29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北大荒知青中人才众多。党的十八大和最新一届全国人代会、政协会议开过,在网上曾经流传过一个名单:新一届当选者中有多少多少具有知青身份,而其中又有多少个北大荒知青……这些知青荒友,在各自的人生之路上,奋勇搏击,不懈努力,为北大荒知青群体争得了荣誉。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可能也很精彩。但是,今天我们要讲述的这几位“精英”,并非上述荒友,他们与多数荒友的经历相同,即在历史大潮的起落沉浮中,被卷到社会底层,又自强不息,顽强崛起,在为社会做出了贡献的同时,也让自己的人生活出了别样精彩。他们中间,有各行各业的劳模,有从艰苦的北疆来到更为艰苦的西部高原的援藏者,有为荒友活动竭心尽力的荒友活动主持人。VJe北大荒之情

黑土群星——荒友“精英”的故事(1)VJe北大荒之情

  第一位出场的荒友,是大都市的最后一个背粪工。VJe北大荒之情
  在北大荒知青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的晚会上,有多位劳模被隆重地请到台上接受表彰,其中一位就是清洁工人樊宝发。VJe北大荒之情
  1969年,17岁的樊宝发和哥哥一起,离开家乡北京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6团,之后又转到8团。樊宝发家里孩子多,生活条件差,自小过惯了苦日子。但是,北大荒的劳累和艰苦,比过去的“苦”还要苦上十分。VJe北大荒之情
  樊宝发:初到北大荒那年,刚刚10月,这里已经开始下雪。连里的六千多亩大豆被大雪盖住了,天还黑着,人们已经拿着镰刀下地收割大豆,真是风也凉,刀也凉,地也凉。到了中午,雪开始化了,一脚踩下去,冰碴雪水顺着鞋帮进到鞋里,不一会儿,两脚就失去了知觉。大豆地块一垄有两千米长,从这头望不到那头,一人一天割六垄,合起来四五亩地。晚上收工的时候,腰都直不起来。VJe北大荒之情
  艰苦的日子把樊宝发从一个半大小子锤炼成一个壮小伙。由于爱人是当地青年,他回城的时间比多数北大荒知青晚得多。那是1984年,当时兵团早已改为国营农场,并且着手实行承包改革。如果不回来,以樊宝发的劳动能力,也能搏一个不错的生活。可毕竟北京是老家,老家有老妈,孝顺的他最终还是回来了。VJe北大荒之情
  因为晚回来几年,工作就更难找了。几年间,樊宝发扛过大件,看过大门,卖过菜,做过工……为了养家糊口,凡能找到的活计一概不辞。转眼到了1989年秋天,一个街坊的孩子找到樊宝发,说环卫局在招人,背粪的。说是能解决家属的户口,去不去?樊宝发一挥巴掌,去!就这样,樊宝发和殷健康、蔡三中等境遇差不多的几位荒友穿上了粗布劳动服,戴上了有护耳的旧式棉帽,成了京城最后一批背粪工。VJe北大荒之情
  由于他们的存在,某日的《北京晚报》上就多了一张2寸大的小照片。画面是窄巷中一个环卫工人背着粪桶的背影,下边写着说明:“北京只剩下最后的7只粪桶了,背粪桶的人全都是老知青。”VJe北大荒之情
  
VJe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