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95)

第四乐章 我们的故事讲不完(十四)
时间:2018-05-10 09:41:08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黑土群星——荒友“精英”的故事(2)hg4北大荒之情

  樊宝发:我们负责清理东城区没有改造的“旱厕”。后来才知道,过去这活儿是远郊密云的农民干,后来人家不爱干了,走了,由我们这些找不到正式工作的知青接手做这事儿。hg4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连远郊的农民都不乐意干这活儿?事情在那里明摆着:百十斤重的粪桶,一天要背多少趟,还难免颠洒出来,淋蹭个一脑袋一身。干长了,用背粪工们的话来说,臭味已渗透进肌肤之中,就是把我们扔到海里泡上一个月,这味儿也泡不下去……hg4北大荒之情
  背着粪桶走在灯红酒绿的京城街头,脏和累还在其次,最让知青们感到压抑的,是人家的白眼。他们进院子干活时,往往是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恐怕他们把味道传到人家的屋子里。没人送上一个笑脸也就算了,有时候,掏粪的时间离午饭时间近了点儿,还会招来臭骂。一位背粪工眼睛不好,干活时不小心蹭了晾在院子里的衣服,一个壮小伙儿冲过来,骂骂唧唧的抄起铁锹就要拍人。还有一次,背粪工们勾开井盖正要下勺子,一个小伙子“哐”一声从西屋闯出来,一边直奔挂在树上的鸟笼子,一边扯开嗓门嚷嚷:“嘿!等我拿进去再掏,别把鸟熏傻了!”hg4北大荒之情
  在又脏又累的工作和世俗的白眼面前,樊宝发和几位老知青咬紧牙关,默默地用工作证明着自己的价值。樊宝发说,人有高有低,我不跟人家比。我没有别的奢望,也没有别的要求。既然干了这行,就要本本分分地干好。就这样,樊宝发挺直腰板,粪桶一背就是好多年,生生把自己背成了环卫战线的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改革开放时代的“时传祥”。hg4北大荒之情
  社会上知道樊宝发和他的几位知青同伴,是缘于《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hg4北大荒之情
  1994年年末,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酝酿改版,想推出一个纪实性的栏目“冰点”,下过乡的栏目主编根据《北京晚报》上的那张背粪桶的照片,通过北京市东城区环卫局,找到了樊宝发的背粪班。一位名叫王伟群的女记者来到背粪班,跟着干了一天活。    王伟群和背粪的老知青们深入一聊,才知道这样又脏又累遭人白眼的活儿,一个月干下来只挣600元,还不够大款们半顿饭钱。接着她又来到樊宝发的家,发现樊宝发的家里十分拥挤,一套42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他和母亲、妻子、儿子,以及在车祸中受伤的大姨子。在这个十分局促的环境里,樊宝发既没有感叹工作中的苦和脏,也没有抱怨收入的菲薄、生活的拮据,而是打开了自己那个装满荣誉证书的小箱子,把所有的荣誉证书都倒在床上,然后不打磕巴地背诵上面的文字。hg4北大荒之情
  王伟群被樊宝发和他的知青同伴感动了。1995年1月6日,记叙樊宝发和背粪班弟兄们工作、生活状况的长篇报道《北京最后的粪桶》,以整版的篇幅在“冰点”的创刊号上刊出。这篇报道引起了轰动,人们想不到,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北京城,在距离高楼大厦咫尺之遥的地方,居然还有清洁汽车难以到达的角落,居然还有这样简陋的“旱坑”厕所,需要清洁工人一勺一勺地去掏粪,一趟一趟地背起上百斤的粪桶……hg4北大荒之情
  这篇报道刊出的当天,“冰点”办公室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很多读者在电话里为樊宝发和他的几个知青伙伴泣不成声。之后几天,有多家媒体对这篇文章进行了转载或者追踪报道,让更多的人通过文字、图片、电波和电视画面,知道了樊宝发,知道了京城这批最后的背粪工人。hg4北大荒之情
  2000年12月23日,随着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内务部街8号的两个旱坑厕所被填埋,北京市区所有厕所改造完毕,最后一代背粪工人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樊宝发调往高碑店粪便处理场,任东城区环卫局的驻场员;蔡三中因腰椎间盘突出提前退休;背粪班的其他兄弟,有的退休,有的转岗。hg4北大荒之情
  在首都北京,背粪工成了历史,但是人们不会忘记这个由老知青组成的最后一个背粪班组,不会忘记那些在异样的眼光下身背粪桶坚定前行的身影。
hg4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