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情系二龙山(二)

情系二十八连
时间:2018-06-09 11:09:14  来源:6团哈尔滨知青  作者:王剑英  

  一九六九年初春,上级决定在东山里新建二十八连,主要任务是养马。我当时在二十五连,报名去新建连队想得到段炼,领导同意了,这让我非常高兴。Hjf北大荒之情
  连队组建后,首要任务是建宿舍(帐篷)和马棚。领导派老职工马喜顺带领我去大庆的沙尔图草原去购马,共选购了四十多匹母马和三匹公种马。养马的工作正式开始了,我被派去放马,另外还有天津知青杨广仁,北京知青王铁鹏,我们每天将马赶到草地让马吃草。Hjf北大荒之情
  一开始我们骑马技术都不行,屁股被马背铲破了。草地里蚊子、瞎蒙(一种尖嘴吸血的大苍蝇)滿天飞,一天下来咬得混身是大包。我们到团部买一角五分一盒的香烟,点着了举在脸前熏蚊子。Hjf北大荒之情
  连队初建条件特别艰苦,喝的是河套水,住的是帐篷,可大家都不觉得苦。Hjf北大荒之情
  从四营各连调来的人渐渐多起来,有当地老职工,有天津、哈尔滨和双鸭山的知青。不久上海和北京知青也陆续到来,五湖四海的人聚到一起欢快得不得了。连、排领导每天带领我们劳动、学习,为连队增砖添瓦。Hjf北大荒之情
  养马是连队的主业,兽医孙兆麟带领双鸭山知青石连娥负责马的繁殖工作,第二年就出了成果,生出许多小马。Hjf北大荒之情
  夏天和初秋多数人的任务是到草地挥舞大钐刀割草,准备大量的青干草,冬天和初春给马吃。大家冒着高温和蚊虫叮咬,工作得很累,但没有人抱怨。这任务不轻呀!而且很难干。草地哪有一马平川的,都是高低不平,割起来难度很大,而且一开始都用不好那个大钐刀,挺长的把上端必须固定在臂间两手抓住把中间,一抡一抡,刀还得贴地才能把草割下来。刚开始都得练一阵,再说年纪都小,尤其是女生也没那么大劲,真是难为她们啦。那也得干呀,这就是知青的本色!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都会了,而且割得越来越好。割完的草摆在地上,远看像大寨的梯田,晾个半干后攒起来,堆成一个像蒙古包那样的草堆,这样草即使留到第二年开春也是半青的。有了这些青干草,连里的小马驹长大了,大马长肥了。Hjf北大荒之情
  秋天大家的任务是盖房子,很快盖好了两幢宿舍和食堂,告别了住帐篷的日子。冬天到了,宿舍搭了砖墙火龙,烧木柈取暖。Hjf北大荒之情
  记得挨着住的是北京知青斯强、严晓平,他俩都有小提琴,工余时间拉琴给大家听,美妙的琴声回响在宿舍,同伴们消除了一天的疲劳。Hjf北大荒之情
  连队为了丰富文化生活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我也加入并扮演重要角色,曾扮演京剧样板戏《红灯记》的李玉和,上有李奶奶下有李铁梅,都是同龄人扮演,不好意思用“爹、妈”称呼对方。演戏嘛也不是真的,进入角色排练了几次就排成了,还参加团部的汇演。女生还有几个舞蹈也参加了汇演。Hjf北大荒之情
  转眼快过年了,大家都很想家。为了安慰战友,我决定去河套打鱼,借来冰镩、抄网来到河边,不远不近找好位置,打起冰窟窿,快到一米深时,把冰镩倒过来猛一击,河水从冰窟窿中涌出来,白花花的全是魚。我拿起抄网快速捞鱼,倒在冰面上,一次一次重复,捞出来的白魚、泥鳅和哈蟆足有七、八十斤,用袋子装上背回食堂,让大家享受了一次美餐。Hjf北大荒之情
  冬去春来,草木重生。马儿又可以吃到嫩草啦,并且马也比以前多了。伙伴提出要多驯几匹坐骑,这并不是容易的事,因为马的脾气和人是一样的,有的急性子,当你骑上它时就拼命的跑,有的骑上它就踢后腿把你摔下来,更可气的当你骑它时就倒地打滚,真是五花八门。为了征服它们,我用各种办法将其制服,共驯了四匹像样的坐骑让大家挑,伙伴都挺满意。Hjf北大荒之情
  虽然都在一起放马,我也像大哥哥一样关心他们,雨天想着给他们带雨衣,热天提醒他们戴蚊帽。二十八连是综合地带,又有树林又有草地。记得那年夏天去碳窑放马,有北京知青李福春、蒋林等人,我主动给大家做饭。记得蒋林晚上睡觉还让老鼠咬了脚趾头,由于野兽的原因没放几天就撤了。Hjf北大荒之情
  第三年我要求去赶马车,领导批准了。车老板是老职工李军,他赶车多年很有经验,尤其那鞭子非常厉害指哪打哪。我认真向他学,很快能独立赶车,上团部拉回一、两吨的货。虽然上下水库大坝几米高的陡坡很危险,但我都能安全完成任务。Hjf北大荒之情
  想想那时侯干什么都很胆大,不像岁数大了做事想想后果。知青的年代是值得敬佩的。Hjf北大荒之情
  记得第三年夏天,杨明森连长带领大家锄谷子地里的草。谷子和草长在一起也分不清谁是谁啦,冷眼看都一样。连长告诉我们,谷子杆是圆的,草是扁的。为争前几名我爬在地上拔草,那地垅有几里长,看不到头呀!太阳毒,把裸露的皮肤晒红了,火辣辣的疼。一天下来,我拿到了第一,但累得走不动路。Hjf北大荒之情
  后来为了备战,连队被团部定为三线,主要任务是开挖山洞,为战时团部转移用。随着连队工作任务的变动,马匹和养马的人及女生排都分散到四营各连,后期剩下的只有二十多人。我被留下了,由老职工王均胜教我喂奶牛和挤奶。连里有两头奶牛,一头是黄色的,另一头是黑白花的。跟他学了几天,我居然会挤奶了,每天上午挤一遍,下午挤一遍,这样干到一九七三年开春连队撤销。Hjf北大荒之情
  二十八连经历四年多的风风雨雨,锻炼了人们的意志,度过了美好的青春时光,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事迹。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Hjf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