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龙河畔的知青们(三十)

艰苦的锤炼
时间:2018-07-11 13:19:13  来源:59团8连  作者:丁华  

水中割麦和冰中割豆pND北大荒之情

  八连的战友们,我们谁也不会忘记水中割麦,冰中割豆那段艰难困苦的岁月吧?这段记忆就像发生在昨天。pND北大荒之情
  1971年,八连播种了小麦和大豆。麦收的日子将至,看见一望无际金色的麦浪,我们陶醉了。七月下旬,开镰了。机械的轰鸣声,打破了三、四个月以来几千亩麦田的寂静。小麦被康拜因交错的割刀放倒,经输送链进入脱谷仓,黄澄澄的麦粒流进粮斗。大家喜出望外的看着康拜因的“长胳膊”,将一斗斗的粮食卸到运粮的车里。运粮的车,忙忙碌碌地驶向麦台。pND北大荒之情
  天公不作美,一连几天无情的大雨,把我们丰收的希望浇了个透心凉。几千亩小麦浸泡在水中,低洼地带的水没过了膝盖。大家面临严峻的麦收形势,迎着困难上,面对困难不低头。刘连长做了麦收会战动员,全连上下齐努力。拖拉机穿上了“木鞋”,人工拿起了小镰刀,后勤做好了保证,全部投入到了紧张艰苦的麦收中。pND北大荒之情
  早晨四点,起床哨吹响了。大家还没有完全睡醒,便集合到连部门前。全连排队向麦地进发。我们蹚在水里,各捡几垄麦子,手握镰刀干了起来。水中割麦,我们还是第一次,有的战友不慎将手割破,经过卫生员简单的包扎,轻伤不下火线,就又投入到战斗中。三个小时过去,我们每个人都是腰酸背痛,直不起腰,站不起来了。每天,割麦子直到太阳落山,我们才收工回连队。我们在小咬、瞎蠓、蚊子的陪伴下割麦子,天天在水里或泥浆里泡着。特别是女战友来例假时,还下地割麦子,有很多人得了妇科病、风湿病。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由于长时间带着腰腿疼的病,参加水中割麦,得了严重的风湿病、关节炎。我和战友们不畏艰难的挺过来了。pND北大荒之情
  我们回到宿舍后,顾不上满身的泥土,拿着脸盆打回洗脸水,草草地洗了洗。来到食堂,两个馒头一碗菜下了肚。吃饱了,喝足了,能量补上了。一天的劳累,手脚的伤口,腰酸背痛,一股脑儿全抛在了脑后。宿舍里传来了笑声与歌声。pND北大荒之情
  一个多月的麦收结束了,大家还没从艰苦的水中割麦里缓过来,就面临着冰中割豆严峻的考验。pND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寒冷来的特别早,10月大地开始上冻,大豆地里也结冰了。夏季的大雨,使大地灌满了水。到了10月,水还没排出去,土地长时间的雨水浸泡,形成了“大酱缸”。并结了一层冰,人一踩上去,“咔嚓咔嚓”的破冰声,脚就陷了进去。pND北大荒之情
  大豆收割比小麦收割困难更大,拖拉机、收割机依然下不了地,只有靠人工收割。我们用镰刀割大豆,豆荚、豆秆扎手,钻心的疼。戴着手套,也抵不住锋利的豆荚,手照样被扎出血。戴着手套使用镰刀不方便,反正戴与不戴手套都扎手,索性摘掉了手套。pND北大荒之情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冰中割豆的。我们不怕苦和累,有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一切艰难困苦都能战胜。pND北大荒之情
  我们从水中割麦,到冰中割豆,为国家减少了粮食损失。我们收获了历练,收获了坚强,还收获了牢不可破的战友情。
pND北大荒之情

上“三节跳”pND北大荒之情

  麦收开始了,康拜因收割的麦子源源不断的运到了麦台。麦台随之紧张有序的工作,忙着小麦的晾晒和入囤。我一有时间就去麦台和战友们一起晾晒小麦,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我第一次扛麻袋上“三节跳”的记忆,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pND北大荒之情
  有一天,我处理完业务又到麦台干活。只见战友们有的用木锨不停地翻晒着麦子,有的把晾好的麦子攒堆,有的挥动着大扫帚打扫麦台上的麦粒。男工排的战友们,你来我往的扛麻袋上囤,好一派热闹的劳动场面。pND北大荒之情
  我在想:我干什么活呢?只见上囤的人群中,有女战友的身影。定睛一看是三排长雷淑香、班长刘淑芹等,她们也跟男排的战友们一样,扛麻袋上囤。我心想:有了,就干这个活。于是,我来到了麦堆前,大家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好像在说:你也扛麻袋?能行吗?这倒给我增添了力量,坚定地站在了灌好的麻袋前,心说:行,来吧!pND北大荒之情
  我一弯腰,顺着搭肩战友的惯性,钻肩,把麻袋扛了起来。大家的眼神变了,连声称赞:“别看丁华个子小,还挺有劲。”pND北大荒之情
  我高兴的扛着麻袋向粮囤走去。这是我第一次扛麻袋,总怕麻袋从肩膀上掉下来。我三步一颠儿,五步一耸,边走边颠地来到了跳板前。我哆哆嗦嗦地上了第一节跳板,在准备上第二节跳板时,由于高度紧张,便在第一节和第二节跳板的连接处,连人带麻袋一起掉了下来。我摔在地上,麦子撒了一地。pND北大荒之情
  当时在场的人吓坏了,忙围拢了过来。我站起来踢踢腿,晃晃腰,感觉没事。pND北大荒之情
  这时有人说:“没那么大劲,别扛了,干点儿别的吧。”pND北大荒之情
  我说:“没关系,我能行。”pND北大荒之情
  虽然嘴上说能行,心里还是有些打鼓。我故作镇静的站起来耸了耸肩,又走到麦堆前。我顺势将麻袋再次扛了起来,扛着麻袋,咬着嘴唇,又一次向粮囤走去。这次我成功的上了“三节跳”,把麦子倒进了粮囤。我一回头,站在跳板的顶端往下看,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我的心“砰砰”直跳,又开始了第一次上跳板时的哆哆嗦嗦,又一次咬起了嘴唇,两腿根本不听使唤,迈不开步。这时,一名男工排的战友见状,上来把我从跳板上慢慢地领了下去。大家都说:“你别扛了。”我没有理会大家的规劝,只是想着刚才的尴尬:上不去,摔了下来,上去了,又下不来了。我就不信它能上去,下不来。在大家没问我的情况下,我自言自语又一次坚定地说:“我能行!”于是,又一次扛起了麻袋,脚步坚定地向粮囤走去。pND北大荒之情
  pND北大荒之情

pND北大荒之情
 pND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