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永远的兄弟姐妹(三十)

草甸历险记
时间:2018-07-11 13:29:11  来源:19团哈尔滨知青  作者:王玮琛  

  那是1971年的事。Rp7北大荒之情
  连里每年都要在夏秋之际组织人员去草甸子割草,以备冬天取暖、喂牲畜。草甸子上的草很有说道。长得高的,颜色深的三楞草下面就是沼泽,俗称“暖哈子”。各种芦苇和草秋天枯萎以后,倒伏在沼泽上形成一层草皮子,踩上去,咕唧咕唧的。年复一年的叠加起来越来越厚。但草皮子下面的水有多深,没人去研究过,起码在当年是个未知数。表面看起来平坦的草地,暗地里却潜藏着危险。凡是叶子宽,颜色浅的草基本是生长在陆地上。没有经验的人贸然的进草甸子,很容易出危险,以前就隐隐约约的听说过这方面的事。Rp7北大荒之情
  那天,我和刘仁杰是夜班,任务是拉草。挂上大爬犁和农工排的四个战友迎着秋风向草甸子进发了。我们在草甸子上乱转,半爬犁草还没装完,天就黑了,要不是有车灯照着,可真叫伸手不见五指。车灯前面,蚊子成团成球的嗡嗡叫着,直往脸上扑,要不是带着蚊帽,非让蚊子咬成肿脸泡儿不可。Rp7北大荒之情
  一爬犁的草终于装完了,每个人都累得汗流浃背,腰酸背疼,纷纷爬到爬犁上,仰面朝天,望着夜空,数着星星,舒服地等着回连队吃夜班饭了。Rp7北大荒之情
  我因为没带眼镜,视力受到严重的影响。按以往的经验,要顺着来时的车辙返回去,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可是,装车的时候,左转右转的,遍地是车辙,草和车辙混浊一片,不知道哪个是来时的车辙了。别人都挺累的,爬到爬犁上睡觉去了,我没好意思叫他们,开着车在装草的附近左一头右一头的转了几圈,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如果当时我再扩大一点搜寻的范围,也许就能看见来时的车辙了,可是不敢跑得太远。Rp7北大荒之情
  这时候,我还不太着急,镇静了一下,自作主张的站在链轨上,向四方望去,居然还真发现了灯光,心里一阵惊喜。以前就听说在草甸子的另一端是长林岛,有灯光的一定是他们了。我们连是新建的连队,没有电,到了晚上,漆黑一片。所以,漆黑的地方一定是连队了。打定主意,加大油门,朝着黑的方向就开了过去。走了十几分钟,心里也画了魂,隐隐约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对吗?在犹犹豫豫的心里状态下,车也没停下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好像是一直在搬着右边的方向杆,一直认为右边就是连队。走着走着,居然又看见了刚才看见的那一缕灯光。完了,迷路了。怎么转了一个圈呢?Rp7北大荒之情
  机车感觉有点吃力,脑子里只想怎么找到家,也没注意,换上低速档,加大油门。突然,机车就像谁在后面狠狠的拽了一下,我回头看了看,爬犁还在,没什么异常情况,挂上档又往前冲了一次。结果,光加油不走道,而且还感觉车身在往下沉。我想也没想,看也没看,拉开车门就跳了出去,扑通一下就掉进了齐腰深的水里。Rp7北大荒之情
  借着车灯的反光,我才看清楚链轨下面已经空了,车身就靠油底壳下面的草垡子托着呢。原来是我刚才在往前冲的时候,把多年的草垡子破坏了,我下意识的感觉到是掉进老职工说过的“暖哈子”里了。Rp7北大荒之情
  我急忙喊醒在爬犁上睡觉的战友们。他们也没弄懂发生了什么,都从爬犁上跳了下来,结果和我一样,也掉进了齐腰深的水里了。我们赶紧去摘爬犁钩,想把机车开出来,可是已经晚了,越动,车越往下沉,几次折腾,最后还是没把车开出来。我们的车被死死的托在草皮子上。Rp7北大荒之情
  此时此刻,大家全没了主意,束手无策。刚才一门心思想把车解救出来时候,大家都浸泡在水里,衣服全湿了,光忙乎了,也没在意。虽说是夏末,但是北大荒的夜还是凉的,本来衣服就湿了,再被风一吹,冻的浑身发抖。记不得是谁了,突然的把衣服脱了下来,大家都在莫名其妙的时候,他一跃跳到了车上,把衣服放在机车的排气管上烤了起来,没几分钟,衣服竟然干了。照着他的样子,大家全把衣服烤干了,黑灯瞎火的,也没看,就穿上了,热乎乎的,真还挺舒服。可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才看清楚,一个个的全成了黑鬼了。衣服是黑的,脸也是黑的。大家相互看着,这个笑呀。这辈子没那么开心的笑过。革命乐观主义  在那一刻,被诠释得淋漓尽致。Rp7北大荒之情
  我们着起急来,也明白我们到现在还没回去,连里的领导一定会着急。好在爬犁后面是暖哈子的边缘,水不深。我们把爬犁上的草解开,捆成小捆,点着了,用叉子抛向空中。胳膊扔酸了,换一个人再扔,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半爬犁的草烧没了,也都累得不行了,依然是没得到一点回应的信号。Rp7北大荒之情
  这时,有人提议,用爬犁上的草搭个简易的窝棚吧,挡风,避蚊子,还能睡一会。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开始搭起了窝棚。人多好干活,没二十分钟的时间,一个简易的窝棚就成了。因为是在爬犁上面搭的,大家叫它吊脚阁楼。窝棚很矮,只能是爬着进去,这已经很满足了。吹牛扯淡,全然忘记了刚才的磨难,不一会的功夫大家全睡着了。Rp7北大荒之情
  毕竟这不是在自己的被窝里睡觉,一点也不舒服。两个小时多,大家就醒了。爬出窝棚一看,天都亮了。第一件事,就是争抢着站在爬犁上找家,找连队。没费多大的功夫,连队的轮廓就模模糊糊的看到了。望着眼前这偌大的草甸子,看着脚下的水,大家又犯难了,怎么回去和连队联系呢。这时候,当地青年王贺文勇敢的站了出来,要蹚水回去报信。大家在被他的勇敢举动感动之余也不免有些担心,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说句心里话,那个时候真是太年青了,也没想那么多。让他一个人走,这要是陷进暖哈子里或者出现点其它的情况,也没个人接应,那会后悔一生的。在战友的叮瞩下,目送着他蹚着水,慢慢地隐没在草丛中。Rp7北大荒之情
  剩下的人没事了,就等着消息了。困意没了,饿、渴的感觉上来了。不知是谁突然地喊了一声,水耗子!这下可热闹了,所有的人纷纷的卷起裤脚,跑到水里抓起水耗子来了。有追的,有堵的,有用叉子打的。本来已经干了的衣服,又湿了半截。还好,没白费功夫,四个又大,又肥的水耗子到手了。在抓水耗子的同时,意外的又抓到了不少的小鱼。有胆子大的当时就把水耗子扒了皮,连同小鱼用铁丝穿上,点上柴火就烤了起来。没一会的功夫,那种肉香、鱼香弥漫在这荒无人烟的草甸子上。真是太饿了,顾不上脸面,顾不上身份,能抢一块是一块。没有盐,没有调料,没有筷子,用满是油污的手撕扯着,连骨头都唆噜得干干净净。我们吃的是那么香,那么开心。什么叫饥不择食,现在的年青人恐怕是永远也感受不到的。那次烧烤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直到现在无论再好吃的东西,也没有那种香甜的感觉了。真是饱了不想吃,饿了甜如蜜呀。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吃水耗子,这要是现在,别说是吃了,就是看一看,心里也会觉得恶心。Rp7北大荒之情
  肚子里有了底,太阳也出来了,暖洋洋的,大家重新回到爬犁上,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Rp7北大荒之情
  拖拉机的轰鸣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了。为我们的大脑注入了兴奋剂,纷纷站在爬犁上,向着拖拉机来的方向高喊着,摇摆着手中的叉子,草捆子。内心充满了被关爱的幸福。领导考虑得真是周到,给我们带来了水和热乎乎的包子。找不着家的孩子看到亲人来了,想起来这一夜遭的罪,委屈顿时涌上心头,鼻子酸了,双眼噙满泪花。其实只是分别了十几个小时,却像是分别了一个世纪一样。Rp7北大荒之情
  救援工作开始了。有经验的老职工选好了能让拖拉机抓住地儿的高地,准备把带来的三根几十米的钢筋挂在牵引钩上。牵引钩在车后面离地有十五公分位置的牵引架上,可水已经淹到车身一米多的位置,也就是说,从水面到牵引钩应该有七八十公分的高度,在水面上用手去探测牵引钩,已经不可能了,必须要憋一口气扎猛子下去,才能完成挂钩的任务。水下很混,有乱草,有被车的链轨破坏的草皮子,全都死死的缠绕在牵引钩上,想要把钢筋顺利的挂上,必须先把这些东西清理掉才行。Rp7北大荒之情
  没用领导指派,郑舫二话没说,脱掉衣服,第一个潜到水里。没有刀,没有合适的工具,下去一次,也只能是用手拽出来不多的乱草。初秋的水刺骨的凉,没到五分钟的时间,郑舫已经是冻的嘴唇发紫,手脚麻木了。还是有经验的老职工想的周到,带来了白酒。休息了一会,郑舫喝了一大口,再把身上也擦上白酒,再憋气潜水,拽草。经过近十次的反复,终于把牵引钩清理出来了。Rp7北大荒之情
  钢筋挂好了,拖拉机轰鸣着,冒着黑烟,我们在心里也跟着使劲。可由于机车陷的太深,负责拉车的机车使足了劲,反复了几次,也没拉出来,反倒是也出现了草垡子松动,开始有水上来的现象。多亏是白天,发现得早。换个角度,前面再加挂上一台车,终于成功了。Rp7北大荒之情
  每当我想起那不平凡的一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Rp7北大荒之情
  2012年夏天,随回访团去炮连的时候,我特意的又去寻找那个曾经让我有过刻骨铭心经历的草甸子。时过境迁,四十年了,当年那个荒无人烟的草甸子,已经全部种上了大豆。
Rp7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