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青龙河畔的知青们(三十三)

一个年轮老兵的记载
时间:2018-07-13 10:36:15  来源:59团8连  作者:金家辉  

麦收XuG北大荒之情

  朋友,你参加过这样的麦收吗?参加过历时57天的麦收吗?恐怕没有。只有70年代初,生活在三江平原的广大知青,才有这样的经历,才有资格自豪地说:我参加过。这段广阔天地的生活历练,已成为知青们的记忆。    XuG北大荒之情
  1971年的麦收时节,连队几千亩小麦就要开镰,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金色麦海,八连人的脸上洋溢着欢欣的笑容。连队麦收誓师大会开过之后,全连上下,群情激昂,迎接开荒建点的第一个麦收。XuG北大荒之情
  小麦灌浆期一过,就是腊熟期,沉甸甸的金色麦穗,在微风的吹拂下,点头哈腰地向我们昭示着:可以开镰了。割晒机“嚓嚓”的响彻在麦田上空。康拜因像巡航的战舰,航行在金色的海洋上。麦收刚开始地里在忙,麦台在忙,全连上下都在忙。大家把麦台上一堆堆的麦子摊晒、扬场、入囤,一派繁忙景象。八连人沉浸在麦收的喜悦之中。XuG北大荒之情
  天有不测风云,八月初,持续下了几天的暴雨。几千亩的小麦浸泡在水中。“灭顶之灾”从天而降,吞噬了眼看到手的收成,困窘、压抑的气氛笼罩着连队,八连人的心情瞬间沉重起来。XuG北大荒之情
  为龙口夺粮,鼓舞士气,连里第二次组织了麦收动员誓师大会,麦收决战的序幕拉开了。连长刘贵芳是一名老农垦,他带领十几个有丰富经验的机务人员 ,想办法,订措施,充分、高效地发挥机械的性能。给拖拉机和康拜因都穿上了“木鞋”,以防泥泞中打滑、坞车,确保机械正常作业。XuG北大荒之情
  拖拉机手、康拜因手几乎每天在地里工作十几个小时,如果老天起风,不下露水 ,那就连轴转了。大家在泥水里奋战,有伤也不下火线。为抢回我们八连人的希望,每个人,天天满脸油污,满身泥水,经受着种种艰难困苦,拼搏、奋战在麦收第一线,不顾一切地抢收洪水中的麦子。XuG北大荒之情
  有些地块,无法使用机械,只能人力收割。但人力收割,每人每天尽力而为的割着小麦。百十号人,在百十亩地里,有人割麦,有人把割下来飘在水面上的小麦收集起来,打捆,再抱到高岗上存放。可想而知,这是什么样的劳动强度了。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那些日子里,每天穿着高靿水靴下地,都会灌包。脚泡在水鞋里,十分难受。脚都泡白了,泡肿了,有的战友的脚都泡烂了。        XuG北大荒之情
  渴了,就地解决。大家找水深、静止的地方,双手一捧当瓢,将未曾滤过的雨水,咕咚、咕咚的喝下去。我们每天在地里吃午饭,吃得津津有味。欢声、笑声、嬉闹声交织在一起,充分展示出,八连人“战天斗地”的宽阔胸怀,生动地体现了八连人在困难面前,潇洒的精神风貌。XuG北大荒之情
  每天收工的哨声,是我们最喜欢听的,它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悦耳。哨子一响,我们拖着麻木冰冷的双腿,从泥水里拔出脚来。脸和胳膊上不是被麦芒扎的,就是被蚊子咬的,一片片红肿。走起路来,浸泡的鞋子,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尽管我们疲惫,脸上还是洋溢着欢乐的笑容,在夕阳下显得美极了。XuG北大荒之情
  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我们的女战友,更加令人敬佩,她们克服生理上的困扰,每一天都这样坚持着,默默地工作着、奉献着,她们太伟大了。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就这样,日晒雨淋,泥里、水里,经历了五十七天,坚持了五十七天。五十七天,在漫长的时间岁月中,只是一刹那,但在知青生活的经历中,却是人生当中不可忘却的一刹那,也是北大荒知青艰苦奋斗史上辉煌的一刹那。XuG北大荒之情
  写到这里,我深深地觉得,这才是一代知青的骄傲。
XuG北大荒之情

麦地里的一夜XuG北大荒之情

  我重拾知青岁月中铭记于心的往事——1971年麦收地里苦楚的一夜。XuG北大荒之情
  那一年,我们全连人欢欣喜庆地迎来开荒建点以来的第一个麦收。可连续几天的倾盆暴雨,夺走我们即将到手的丰收果实,无情地浇灭了我们炽热的期望。割晒后的小麦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没来得及收割的麦子,无精打采地随风拍打着水面。麦地浅的地方水漫至脚脖子,深的地方水淹到小腿,个别地方水已过膝。面对突然降临的自然灾害,全连上下齐心协力,顽强地和大自然拼搏,奋力地争夺我们丰收的果实。  XuG北大荒之情
  一天下午,我们农工排正在麦台入囤,机务副连长白贵章从地里回来,找几个人,去地里把己经卸在爬犁上的,几斗麦子灌袋拉回来。于是,王文良、冯春生和我等四人,带上铁撮子,拿了几十条麻袋,就上了白副连长的拖拉机。一路上,拖拉机拉着拖斗,像航行在江中的船,掀起层层波浪。四处看去什么田间道、排水沟都不见了,只见水天一色。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不到半小时,到了一个爬犁前,也不知是几号地了。只看到爬犁,孤零零地被水困在那儿。爬犁上面有四角兜起来的帆布,以及帆布上堆放的麦子。白副连长简単交待了几句,说话间,便和我们几个忙开了,一个人撑袋,一个人灌袋,另俩人把灌好的袋子往拖车上装,码成垛。地里的蚊子太多了,围着我们嗡嗡地叫,不停地咬。我们边轰蚊子边灌袋,蚊子的叮咬逼得你不干都不行。XuG北大荒之情
  很快,装了袋的麦子码了一拖车,白副连长挂上拖车。指着爬犁上剩余的麦子对我们说:“你们休息一会儿,把剩下的装完,我一会儿回来接你们。”听了白副连长的一番话,我们有些茫然,但只能服从。那一刻看着远去的拖拉机,我们感觉很孤独。XuG北大荒之情
  稍事休息一会儿,又接着装袋,一会就干完了。四周全是水,我们索性安心静气,踏踏实实地在爬犁上等待。我们清楚,农闲时地里横七竖八地,挖了好几条两米宽、1.5米深的排水沟,还有农业学大寨时挖的水井。眼前是一片汪洋,我们哪敢贸然蹚水回连队。黄昏已过,夜幕降临,蚊子更多了,咬得我们实在受不了,无处藏身。没有办法,也不管干净埋汰了,头和脚上都套上了麻袋,在鼻子和嘴的地方挖个洞,以便能顺畅地呼吸。我们索性往麻袋堆上一躺,任它肆虐叮咬。不一会儿,天完全黑下来了,夜慢慢深了。蚊子似乎也更多了,它们隔着麻袋拼命地叮咬,大有要吃掉我们的意思。我们几个又难受又痒痒,潮乎乎的衣服贴在身上,还不方便挠。苦楚和烦恼无情地煎熬着我们,那苦不堪言的境遇,我一辈子也忘不了。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在麻袋里,感到一片昏黑,四野静寂,不时传来一两声有节奏的蛙呜,可就是听不到拖拉机的轰隆声。我们蜷缩在装满麦子的麻袋堆里,东南西北地侃着、聊着,不时还讲个诙谐的笑话,引来一阵大笑。笑得酣畅,这酣畅里包含着对心中痛楚的宣泄。笑得忘情,这忘情里包含着,了却蚊虫叮咬尴尬境地的记忆。我们在乐观主义的笑声中,渐渐地都不说话了,也许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也许是睡着了。XuG北大荒之情
  不知不觉冷风袭来,感觉凉了,凭经验快到半夜了。北大荒的夏季,白天炎热夜里凉。那四处望不到边的水面,及我们无奈失助的境地,萌生了空虚的寒意,甚至感受到不应有的寒冷。我被这寒冷、饥饿和蚊子叮咬折磨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被拖拉机的轰鸣声惊醒。我们四个人不约而同地甩掉头上的麻袋,站了起来,急切地向连队方向张望。远处拖拉机微弱的灯光,在沉沉夜色中,忽明忽暗地闪着,缓缓地向我们这儿开过来。我心里顿觉释然,烦恼和焦虑,瞬间化为乌有。XuG北大荒之情
  见到白副连长,他一个劲地向我们解释道歉,一再说:“我赶到连队天黑了。我趁麦台没人卸车,准备吃完饭再来接你们。可太累了,吃过饭,一沾炕就睡着了。这时,睡梦中,猛然想起你们四个人。真是对不起。”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他也是辛辛苦苦连续几天没合眼了,我们理解。XuG北大荒之情
  很多年过去了,当年在麦地里过夜的情景,依然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每每回想起这难以忘却的“遭遇”,一种苦涩的滋味便在我的心底油然而生,但不管怎样,毕竟是我知青生活的一段经历,无奈的经历,历练的经历。
XuG北大荒之情

麦台抢险XuG北大荒之情

  我最近看了两部描写知青生活的电视剧,剧中的情节唤醒了我对知青岁月的记忆。那些早已遗忘的往事,重新在脑海中浮现。把我带回到1972年麦收期间的一次抢场。XuG北大荒之情
  那是一个闷热的中午,我刚从食堂打完饭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吃,一阵紧似一阵,清脆又急促的钟声响了起来。大家对这钟声并不陌生,这是麦台抢场的信号。钟声一响起,就像吹起了冲锋号,大家都会立刻停止放下手中的事情,不约而同的从连队各个角落,从四面八方涌向麦台。XuG北大荒之情
  我一边往麦台跑,一边向天空望去,翻滚着的乌云,从北面青龙山顶,沿着蜿蜒几十里的白桦林带,黑压压地,向八连方向压了过来。XuG北大荒之情
  情况万分紧急。跑进麦台的人,在窦副连长的组织指挥下,马上进入状态,忙了起来。小型车拉着俩人掌扶的推板,把摊晒在麦浪上的小麦攒成大堆;更多的人拿着木锨把麦子往一起攒。攒麦子的攒麦子,清扫的清扫,还有的去拿草帘子,盖的盖、苫的苫,虽然大家都在忙碌着,但忙而不乱,井然有序。XuG北大荒之情
  抢场接近尾声。忽然,一阵大风,倾刻间,瓢泼大雨没头没脑地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猛。瞬间,落在麦台上的雨水,沿着麦浪之间的低洼处,汇集成一条条水流。尽管滂沱大雨把我们浇成了“落汤鸡”,可我们仍然坚持奋战在麦台的各个角落。这时狂风裹挟着暴雨,在麦台上肆虐,人被刮得东倒西歪,木锨飞了起来,草帘子舞了起来。雨水浇在裸露的麦子上,麦子将被雨水冲到麦台的浪沟里,麦子面临着被雨水冲走的危险。在这十万火急时,窦副连长大声疾呼:“快!拿草帘子堵住!”可雨太大了,怎能堵住呢?眼见麦子将顺势淌进田间道的排水沟。这时,只见窦副连长带头扑向麦浪沟。随后,相继有几个人在不同地段躺了进去。小麦留下了,雨水流走了。我们怀着信仰和献身边疆的信念,用自己的青春之躯堵住了流淌中的麦子,以实际行动减少了国家的损失,这是我们革命意志的使然。XuG北大荒之情
  整个麦台上的人群与狂风暴雨厮打在一块,形成独特的抢险场景,如一幅气势磅礴的油画,诠释着当年兵团战士战天斗地的美。它激荡着每个战友的心扉,令人至今难以忘怀。XuG北大荒之情
  老天爷好像存心在耍弄我们,这时,风停了,雨也停了,太阳出来了,美丽的彩虹划过碧蓝的天空。我们从泥水中爬了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会心地笑了。我们笑得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朝气,笑容爬上我们稚嫩的脸颊,显得是那样的灿烂。
XuG北大荒之情

秋收XuG北大荒之情

  1972年,八连的秋收,是一个艰苦的秋收,是一个泥泞地中的秋收,也是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知青革命意志博弈的秋收。XuG北大荒之情
  当黄叶缀满枝头的秋天来到的时候,北大荒收获的时节也开始了。地里几千亩大豆摇头晃脑,殷殷期盼着我们去收割。可连绵不断的秋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大豆地变成了沼泽地,秋涝光顾了我们的八连。 XuG北大荒之情
  面对自然灾害,连里召开誓师大会,努力实现团党委号召:“水中捞豆防霉烂,转亏为盈做贡献。”在党团员的模范带动下,全连上下积极行动起来,不管农工、机务、连部、还是后勤,所有人员齐上阵,“小镰刀万岁,誓夺秋收的全面胜利!”XuG北大荒之情
  由于大豆地泥泞不堪,东风康拜因也不能下地作业,连里决定组织人力秋收会战。凌晨,天刚刚泛亮,太阳隐隐的在地平线上露出一线光亮,全连人己经在寒冷萧瑟的秋风中,挥舞镰刀抢收大豆了。我们知青几乎都穿着黄棉袄,脚蹬高靿水鞋。每天双脚在冰冷的泥水中挪动。深一脚浅一脚的,有时一脚陷下去,要左右晃动几下才能拨出腿来。尽管这样艰难,我们每人还要完成6根拢3亩以上的任务。XuG北大荒之情
  艰辛困苦时时陪伴着我们,疲劳倦意时时折磨着我们,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每天回来腰酸背痛,走路摇摇晃晃。苦和累,我们忍着,冷和饿,我们受着。看着一垄垄的大豆倒在我们脚下,一趟趟大豆穙子整齐地摆在我们面前,虽然天天煎熬在冰冷的泥水里,但心里还是欣慰的,脸上绽放的笑容还是满满的。XuG北大荒之情
  会战期间,中饭甚至晚饭都得在地里吃。我们没水喝,就找地里的排水沟喝积水。有时下小雨,破棉袄一披就当雨衣,雨停了,风一吹又干了,既御寒又挡风。XuG北大荒之情
  当年流传:北大荒知青三件宝——镰刀、水鞋、破棉袄。这三件宝伴随着我们度过了艰难困苦的秋收。XuG北大荒之情
  这是一次,历时三天的百人会战。看吧,一百多人哈腰舞刀,大片大片的参差不齐的大豆倒在脚下,你追我赶的劳动场面感人至深。这种劳动情景只有我们知青能理解它的艰辛,能体会它的苦楚,能想像它的艰难,能诠释它的快乐,能感觉到自己青春的心声,从中深深地体会到集体的力量。XuG北大荒之情
  披星戴月,日夜辛劳,艰苦的会战终于结束了,我们顺利地收割了4000多亩大豆。这闪光的数字凝结了我们多少辛勤的汗水、多少苦和累。XuG北大荒之情
  这个艰苦的秋收虽然是苦涩的,但依然是美好的,它永远沉淀在我心中,也永远沉淀在八连人的心中。
XuG北大荒之情

脱谷XuG北大荒之情

  我经常想起,在兵团的日子,1972年的秋收,脱谷是我抹不去的情结。XuG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十月天寒地冻,飘舞的雪花,三番五次地亲吻着,显得十分萧瑟的大地。寒冬封冻了地里的大豆,豆穙子也和封冻的大地结成一体。XuG北大荒之情
  为了尽快收回大豆,连里决定在地里两班倒定点脱谷。我们农工男排,三十几人分成两个班,排长韩兆龙带领一个班,辛成才带领一个班,分别跟着两台康拜因脱谷。农工女排,拉大豆并穙子。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每天顶着凛冽的寒风,踏着厚厚的积雪,步履蹒跚地奔赴脱谷点。头一天活很重,在这空旷萧然的大豆地里,只有我们十来个人,冒着令人生畏的零下三十度严寒,把拉来的大豆,填进康拜因滚筒这个“无底洞”里,我们挥舞着二齿勾和四齿叉,昏天黑地不停地忙碌着,不停地和两台康拜因“较着劲”。XuG北大荒之情
  不大一会儿,奋力的劳作使我们摘了棉帽子。头上冒出了热气,棉袄的后背,也凝结一层落满灰土的冰霜。豆毛和混杂在空气中的尘土漫天飞舞,戴两个口罩也不管用,呛得直咳嗽,吐出的痰都是粘粘的、黑黑的。虽然又苦、又累、又脏、又呛,虽然一天下来疲惫不堪,但我们还是敢担当的。因为地里的大豆是我们的血汗,我们不干谁干?!XuG北大荒之情
  大伙最喜欢上夜班,夜班自由,没有连领导管。可以烤火,可以烧豆子吃,可以搞点恶作剧,还可以偷懒歇一会。一边烤着火一边烧豆子吃,是很舒服很惬意的。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累了,想多歇会儿。三个人相互递个眼色,把一大堆没脱的大豆一股脑儿填进了滚筒。只听“轰”的一声,滚筒戛然停止。木链条“咔嚓”一声断了,康拜因熄火了。我们终于可以歇上一会儿。大家既兴奋,又感到些许的不安,可是不能流露出来。这样的恶作剧,每班也就是偶尔的做作。每次发生这种事以后,我们都陪着笑脸,跟康拜因手说:“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其实双方都心照不宣。他们很不乐意,骂骂咧咧地爬进滚筒里,使劲把塞住的豆荚豆秆抠出来,换上新的木链条。这活又脏、又累、又冻手、又麻烦。我们利用这难得的休息,可以找地方取取暖,点火烧豆子吃。XuG北大荒之情
  在地里烧豆子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把脱完的黄豆放在铁锹上炒,这种炒法炒的多,但不香。另一种是连荚带秆、带豆带皮一块烧,那叫一个香哟!空气中弥漫着,豆子焦糊的香味儿。那淳香的烧豆子,吃得我们满嘴、满脸、满手的黑灰。现在想起来,那豆香的味道仿佛还在嘴里,令人回味无穷。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愿意上夜班的另一个原因是,夜班比白天的伙食好。主食有:馒头、花卷、烙饼或炸馒头片,有炒菜没有肉。吃饭时,我们没地方洗手,不管干净埋汰抓起馒头就咬,撅根豆秆就夹菜,吃的还挺香、挺舒服,感到很满足。我们还点起了篝火,熊熊的火舌窜得老高,映照着一个个灰头土脸的面孔。此时,我们觉得特别的温暖、开心。XuG北大荒之情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寒冷的夜晚,在地里脱谷真的是很苦,也真的是很累,又苦又累还有乐子。这是一种真诚的革命信念,在激励和鞭策着我们,这也是知青们在那个年代的一种精神境界。XuG北大荒之情
  我们经历了风雪严寒的洗礼,经受住了艰难困苦的磨砺,圆满地完成了连队四千多亩大豆的脱谷任务。XuG北大荒之情
  1972年的秋收脱谷,许多人可能已经淡忘了,但依然值得我回忆,依然令我难以忘怀。XuG北大荒之情
XuG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