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永远的兄弟姐妹(三十三)

进山伐木
时间:2018-07-13 10:59:16  来源:19团上海知青  作者:骆松声  

  黑龙江的冬天早早就到了白雪皑皑,万里冰封。阵阵的寒风掠过大地,裹挟着雪花刮在脸上,冰冷刺骨的寒气和雪花直往脖子里钻,大地透着逼人的寒气,世界就像被冻住了一样。ugh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冬天寒冷的传说,早在上海就有所耳闻。什么湿手一沾铁就要被冻掉一层皮;什么在野外时间长了,鼻子和耳朵要被冻掉;更悬乎的是什么在外尿尿马上会冻成冰柱子。这当然是有点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是黑龙江冬天的平均温度一般在零下30度以下,极端寒冷的温度要低于零下40度。寒冷程度可见一斑。ugh北大荒之情
  入冬后连队的一项任务就是上山伐木。这既是为连队明年建设储备木料,也是就地取材解决连队冬季取暖的需要。再加上冬季满山的大雪也便于木材的运输。黑龙江的林业资源是极其丰富的,原始森林中生长着各种参天大树,直径都有40—50公分粗,一个人都围抱不住。有柞树、水曲柳、白桦,还有十分名贵的,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劳改树”的黄菠萝树。ugh北大荒之情
  大雪过后的原始森林内,积雪足有20多厘米深。在雪地里行走深一脚浅一脚的,十分困难。很多大树的枝头上还堆积着厚厚的积雪,压得树枝摇摇欲坠。呼啸的山风刮起阵阵的积雪,在山林间乱窜,还不时将枝头的积雪刮下一片。冬天的日头是那样的乏力,缕缕阳光仅能透过树枝的空隙懒洋洋的照到了林内。ugh北大荒之情
  我们就要在这一片原始森林内进行伐木工作,这可是一项极其壮观、技术含量高,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作业项目。ugh北大荒之情
  说它壮观,是因为在这一大片砍伐区内,到处都能听见“嚓嚓”锯木声, 尤其是在大树被伐倒的一瞬间,“顺山倒啰……”的呼叫声响彻林间,余音环绕,经久不散。随即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树枝的碰撞和折断的响声,之后一声沉闷的巨响,撼山震地。巨大冲击力溅起的雪雾弥漫了大片林区,你说这场面是不是十分壮观?ugh北大荒之情
  说技术含量,是因为这活儿粗中有细。我们连队上山伐木,没有林业工人的油锯,所使用的就是大马钢片锯。老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你得用磨刀石把大锯的每一个锯齿都打磨锋利,而后要耐心的将锯齿一个个左右掰开,这样才能在锯木时出木屑,进度快。再有就是在伐木时,得观察所伐的大树的枝杈,生长形状,判断好树的倒伏方向和范围。还得确定伐树锯口的上下锯茬的距离。最重要的是还得寻找逃生的方向和路径。这一切都是一点也马虎不得的。ugh北大荒之情
  说它的危险是可想而知,如此粗壮高达几十米的树,万一出事就是大事。别说是砸到了,就是碰一下也是非死即伤啊。最常见的几种危险就是:一是树倒伏时靠在其他的树上了,伐木工叫“搭挂”,这你就得想招儿来解脱了。二是树伐透了仍直立着,不倒,山里话叫“吊死鬼”。那时人可不能动,稍一动哪儿有点微风,这树就朝你动的方向倒伏。三是树伐到一半劈叉了,这是最危险的了。因为突然性太大。如树后有人,逃生的机率就很小。ugh北大荒之情
  准备就绪后。大家戴好了狗皮帽和棉手套,穿好了大棉袄和棉皮靴。有的还拿根麻绳在腰间捆上一道,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战友们浅一脚深一脚的蹚开了厚厚的积雪,拨开了杂草和荆棘,散开了距离,寻找好目标,就开始伐木了。霎时间原来寂静的山林热闹了起来。“哗哗”的起锯声,“嘭嘭”的砍木声,战友们大嗓门的说笑声,互相的吆喝声,号子声响成一片。在深山里奏响了一首优美的交响曲。一声声的“顺山倒嘞……”的欢叫声此起彼伏,一棵棵的参天大树“哗啦啦”的倒下。紧张的劳作,即使在这滴水成冰的数九寒天,大家都浑身大汗淋漓。有些人干脆脱下了棉大衣,甩掉了棉帽子棉手套……。到处呈现出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伐下的树木,战友们用利斧将其树枝砍伐清理后,再把它截成一段段的,利用大雪当润滑剂,推拉至山下,接下来就是装车,拉回连队驻地,码垛归楞。用不了几天,伐下的木材就堆积如山了,成绩还真不错呢。ugh北大荒之情
  伐木作业练就了我们的顽强意志,培养了团队的合作精神。在我们今后几十年的人生道路上,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ug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