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情系二龙山(三十三)

男宿舍夜话二则
时间:2018-07-13 11:14:21  来源:6团上海知青  作者:周志成  

水之夜半惊魂NSc北大荒之情

  大凡在28连待过的战友,对“艰苦”二字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感悟。而我感触最深的却是一个“水”字。NSc北大荒之情
  28连的艰苦,初期最甚。住的是帐蓬,米、面、菜等所有副食品都靠外运,连生活用水也不例外。NSc北大荒之情
  记得当时的生活用水是用马车从6里开外的25连拉来。马车上放一个约一米长、一米半宽、半米高的军用橡皮水袋,满满一袋也就不到两立方的水。当时也没有电泵之类的,故这偌大的一袋水得摇着轱辘从水井内一桶一桶打上来灌入皮袋,再用马车拉回。所以这水该是多金贵啊。NSc北大荒之情
  初时的上海知青稚嫩尙不识艰辛,但没两天严酷的现实便教会大部分人节约用水,并达到了“小半盆水连洗带涮过一天”的境界。因往返运水需几个小时,故时段性的断水也是常有的事。记得有一天因干渴难忍四处寻水未果逼急了,我与林家荣、陈柏锦甚至还干出了翻爬兽医老孙的办公室,偷喝给马配种稀釋用的大瓶装的蒸馏水来解渴的不齿小行径。 NSc北大荒之情
  水的紧缺带来生活上诸多不便在艰苦的当年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因水之故而差点引发火灾、危及我的生命进而波及其它战友的险情却是万万不曾想到的。NSc北大荒之情
  记得那是1969年的冬天,我们都已搬入当年自己动手建造的土坯房。整幢房分隔成三间,除东头的小间,其它各间均是南北两铺木板钉成的坑,每间约能睡20多人。屋内中间过道有一个砖砌下半截、上面复盖半个汽油桶烧木头柈子的取暖炉。NSc北大荒之情
  所谓苦则思变。不知是谁的发明,用洗脸盆装房后面干净的雪放在取暖的炉子上化开备用,这几乎是战友们每天的必修课。如此洗脸刷牙不愁无水,洗衣服用水也不例外。NSc北大荒之情
  我住的是东起第二间,我的铺是南炕偏中,挨我右边的是林家荣。那天林家荣拆洗被子,故借用了几只脸盆装雪化水。其实整盆的雪化成水还是蛮费时间的。初时我们几个还说说笑笑相陪,可时间一长,夜深了便都扛不住先后入睡了。林家荣则头枕着卷起的被褥斜靠在坑上,抽着烟干等着滿盆的雪化了能接着洗被子。夜更深了,也许是屋内暖度升高、众人酣睡氛围之故,靠抽烟而坚持的林家荣不知不觉也睡着了。随着他手臂松弛,原本手指夹着的烟卷便落在了其侧边我的被子上。不知过了多久,熟睡的我不知何因把手伸出被窝随势放在被子上,却意外被烫的惊叫起来。迷朦中看见我的棉被正中有一个闪着火星的碗口大洞,滿鼻子令人心悸的焦糊味。而随着我无意识本能的掀动,火星闪烁更甚的大洞象极了噬不见齿的凶兽大口……NSc北大荒之情
  被我尖叫惊醒的同屋战友一下围了过来。记得是天津的刘澜湘机敏地从不知所措仍在发呆的我手中抢过被子,果敢地冲出门外。留在屋内的我及其它人尚在回味其时的惊恐,刘澜湘等人拿着已被灭火的被子回到屋内。当我定神致谢、接过被子顿时傻了——整条被子已被烧的只剩下约50公分宽的四条边了。原来,被拎出屋外的着火被子遇凛冽呼啸的寒风便着的更欢实了。闪亮的火圈见风瞬间扩张,待众人回过味来泼水压雪便只剩下棉被的四框了。NSc北大荒之情
  此事虽无大碍虚惊一场,但定下神来的我还真后怕:如果当时我没伸出手被烫,也许会被严重烧伤甚至丧命;如果其时再晚醒一会,火情漫延祸及他人进而引发更严重的灾难;如果……所幸这个世界没有如果。NSc北大荒之情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近50年过去了。回忆当年因水之故引发的夜半惊魂似已不那么惊心了,但因那段经历形成的对水的珍惜以及对28连莫名难言的情结却始终挥之不去延续至今。
NSc北大荒之情

一夜二起的复仇NSc北大荒之情

  您可别认为这是为吸引眼球而杜撰的耸人听闻的标题。“向毛主席保证”,这确是当年发生在28连的真实事件。NSc北大荒之情
  这二起有关联的报复流血事件发生在不长的时间内。所不同的是:先发生月黑风高的突然袭击,后爆的则是众目睽睽下的悍然出手。我敢说,既使让曾在公安战线驰骋多年、以刑侦专家著称、贵为局长的程亚力今天来复核,这“报复行凶”的认定恐怕也不会更改。NSc北大荒之情
  作为被莫名卷入(参与)、并知晓事由的我,在忆及当年经历的今天,深感自己有真实记录、还原当年这件旧案之责任。NSc北大荒之情
  那是北京知青到28连不久的1969年秋季。那幢有两大间、内有南北两铺炕、能住二十多人宿舍的新建砖木土坯房已落成。北京男知青住靠西的那大间,上海及其它各地的男知青则集中在西边的那间大屋。客观地说当时全连的知青相处都不错,尤其北京、上海、天津习性相近关系尤甚。北京哥们对我们几个较活跃的上海老哥也颇为尊重,彼此递烟、闲聊甚为融洽。NSc北大荒之情
  此案的主角崔卫国是有个性的上海知青,幼年丧父、性格内向略有偏执。他中等个、外貌憨厚;说话吐字不甚清晰,给人以“大舌头”及木纳之感。尽管有对其不敬的,但那也只是在背后叫那辱人的外号,明面上都是直呼他的大名。NSc北大荒之情
  因上海话是南方语系,故相处久了其它地的知青便有兴趣学讲,其中北京知青更甚。也许是年轻人的秉性使然,故除了日常的“骑马、吃饭、睡觉、玩耍……”等语,较快上口,牢记的却是类似“港都、瘪三”的骂人话。好在当时也无被贬对象,故学会了也只是彼此学舌一笑了之。NSc北大荒之情
  记得那天下午,我放马轮换休息刚回屋。崔卫国满面严肃急匆匆走了进来,见屋内没几个人,便冲我问道:“北京人乔晓光住隔壁哪只铺?”。NSc北大荒之情
  我偶尔也去那屋,知晓铺位的排列。因不知其所问为何,便不经意随口应答:“好像是南铺第五个。”NSc北大荒之情
  而后他也没再多说什么,独自坐铺前干呆着。NSc北大荒之情
  那时的28连没通电,天黑入晚各屋仅一个马灯照亮。宿舍内的忙碌一天的众人有聊天、写信、洗衣服、唱歌、吹口琴的,各尽所能、自得其乐。夜未深便先后上炕就寝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屋内的嘈杂声惊醒,随即听到隔璧传来的叫骂动静。随众人赶往那屋,只见炕上地下已站满人。满屋人的视线集中在站立一角鼻子淌血的人身上,细看却是崔卫国。诧异间从众说纷纭中得知原委。NSc北大荒之情
  原来当天下午干活,因故乔晓光与崔卫国有了争执。乔因气恼便用刚学的上海话“港都”泄愤,并仗着身高的优势推搡。被劝开后双方也就此作罢歇搁,乔过后也忘了这档事。但自认被欺辱的崔却忍不下这口气,提前回宿舍的他从我这问得乔晓光的铺位便订下了复仇计划。夜深满屋熟睡的酣声刚起,崔便悄然起身,拿上早已备下不知是谁的洗衣搓板来到了隔壁。屋内没点灯,不知是他没搞清我说的铺位是从哪头起算、还是根本就数错了。反正他摸到自认是乔的铺位,双手举起搓衣板、嘴里嘟囔着什么,狠狠地向乔的头砸去。搓衣板当即碎成三瓣,可想而知崔的用力之大、被打人的头部受力之重。NSc北大荒之情
  但看见惊醒的众人打出的手电光下正尖叫着的那个被砸人,还是把崔吓呆了。因为额头有血的那位不是曾强势对阵的乔晓光,而是惊恐无措的杜文青。杜文青忍痛爬起来,站到地上,想弄清原因。崔卫国知道打错了人,想向杜文青说明原委、赔礼道歉。不料杜文青随手抄起一个啤酒瓶朝崔卫国头上砸去,崔卫国当即头破血流,嘴里嘟哝着“没力气了、没力气了”。在大家帮助处理下,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NSc北大荒之情
  虽说崔已遭重剋,但其误伤杜文青的事却没了结。弄清事由的我们,便提示崔卫国向杜陪礼道歉。为表诚意还递给崔一盒当时不算差的“迎春烟”。NSc北大荒之情
  届时怒而不发的几个北京哥们已围拢在对面。除杜文青、乔晓光还有同是甘家口中学的徐长虹、毛宁华、严小平等,记忆中程亚力似也在其中。崔卫国真诚地向杜文青道歉并逐个敬烟,我们几个则帮着圆场。NSc北大荒之情
  正期待着双方握手言和的情景,不料风云突变。只见平时懦弱、文静、干瘦的杜文青左脚一个进步,随着那声“打你丫的”,右手轮圆了朝崔卫国的头上打去。NSc北大荒之情
  此刻,时间似乎凝固了。也许那几位北京哥们有心理准备,但我们四周的其它人包括崔卫国在内顿时懵了。只见崔卫国原已红肿的额头瞬间一股殷红的鲜血溢出。NSc北大荒之情
  因意外出手的是前不久无辜受害且为人和善的杜文青,现场的其它人本也无甚过节、矛盾,故杜的宿仇既报、北京方自然心平解气了;而本就为了结此事而上去的我们,此刻也不可能因变故再引发另一意义的群架。惊愕片刻,在众人善意劝解声中,我们陪着崔卫国撒离善后了。NSc北大荒之情
  此事从表面看上海方似无面子,但细究也不尽然。应该是当时我们过于天真了。因若真无此变故,则杜文清莫名被打之事也不会因廉价的道歉、几支烟而善了,因毕竟关乎来自首都知青的名声、尊严。故既使放到今天来客观评判,当年事件的发展也是在情理之中。 NSc北大荒之情
  此事件情况特殊,故记忆中连领导也没作太过火的处理。而憨厚、木纳的崔卫国却因此“立范”,被人重新认识,无人再敢轻易招惹。估计侥幸、意外躲过报复的乔晓光却可能因此着实紧张、防范了一段日子。NSc北大荒之情
  (撰写此文无煲贬任何人之意,如细节有误希见谅。想必已逝多年的崔卫国若在天有灵,看见此文感慨之余亦会认同。)
NSc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