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母亲的眼睛

——写在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时间:2018-06-19 08:53:11  来源:兵团化肥厂  作者:许智礼  

  母亲是在五十来岁的时侯患上眼底黄斑变性的疾病,大夫说屬于医学暂时无法治愈的难题,眼神儿一年不如一年,到她风烛残年的时侯,只能在桌子上摸索着找药吃了。cam北大荒之情
  我们兄弟五个,唯独我可能是遗传了母亲眼睛不好的基因,也是在五十来岁的时候患上了同一疾病,痛苦得欲哭无泪。母亲也很难过,导致皈依佛门的她总在菩萨面前唠叨:“俺上辈子这是造哪门子孽了,让俺孩子也遭这样的罪。”cam北大荒之情
  久之,我的眼疾也成了母亲的一块心病。cam北大荒之情
  那时我在首钢下屬的一家集体企业干得不错,主管全厂的电气维修,还负责我们变配电室输送给几家私企的电力管理。眼疾治愈无望,工作依赖下屬的时候不免多了起来,内心也就时常涌出一些极力掩饰的危机感。cam北大荒之情
  真是屋漏又逢连阴雨。进入新世纪后,单位一天天不景气,终于支撑不住了。先是一批批职工下岗,没几年我也不得不买断了。按理说干了几十年电工应该没什么担忧的,可眼疾却成了我一道迈不过去的坎。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cam北大荒之情
  说起来让人心堵得慌,这么多年就没让母亲省心过。小时候忒能吃,偏又遇上三年自然灾害,让我吃饱就得有人饿着。谁能饿着?只能是母亲。那苦不堪言的日子提起来就心酸。长大以后又赶上去北大荒风雨了十年,好不容易盼着熬回来了,不是着没房住的急就是着没工作的急,终于跌跌撞撞奔得人模狗样了,饭碗子说砸就砸了。尢其是当母亲听到有一家人由于失去工作想不开,全家服毒自杀的传闻后,更是心惊肉跳,也总是把我往窄处想。揪心的母亲不会说什么生不逢时的词儿,总用那河北老家的乡音去和观音菩萨抱怨,“俺孩子到底得罪谁了,这么时气儿不济。”可惜她老人家到死也没闹明白。cam北大荒之情
  到改革取消了福利分配住房的时候,兄弟几个都有楼房居住,只有我混得仍住在二十年前单位分的一间十三米的平房。女儿大了只好花高价租了一间房,本来买断工龄没了收入,却又增加了一笔无奈的支出。cam北大荒之情
  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母亲手里有一些积蓄,一天悄悄地和我商议打算资助我买个一居室,并拿出一个八万元的存折交给我说:“加上你的买断钱看看还差多少,到时再说。”cam北大荒之情
  但天有不测风云,命运对善良的母亲和时气不济的我又开了一个海市蜃楼的玩笑。cam北大荒之情
  零五年的一天,母亲突发冦心病被送进市急救中心,谁也没想到那时的白衣天使就像趁火打劫的强盗一样,仅一日的费用就八千多元,惊得全家人目瞪口呆,要知道母亲是一个没有医保的家庭妇女,一切都是自费。cam北大荒之情
  母亲出院后把我唤到身边,表示她要给自己留俩个过河的钱,不敢再继续出钱资助我买房了。我理解母亲的无奈。为买下看中的那套一居室也想过走走借贷之路,但此时两口子一个退休一个买断,连我都怀疑自己的还贷能力,便决定缓一缓再说。谁承想人算不如天算,北京的房价突然坐上了直升飞机。后悔的我总是气得大骂自己,“真是他妈的时气儿不济,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cam北大荒之情
  母亲走得很突然,当我凌晨三点被电话惊醒赶到医院时,医生正在做电击心脏的抢救,但仍无复苏的迹象,便放弃了努力走了出去。当我绝望地趴在母亲的床边呼喚妈妈的时侯,突然发现母亲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睁开了眼睛,尽管只有两三秒种的对视又无奈地闭上了。但我一下子就意识到那是母亲对我们兄弟几个和睦相处的期望,对时气儿不济的我放心不下的怜爱。从此,母亲走时那一双牵挂的眼睛一想起来就让我心痛不已。cam北大荒之情
  送母亲上路那天,我们哥几个花了三千元请来法源寺的和尚为她超度,因为父亲走的时候,母亲曾也是这么为他送行的。和尚说母亲去的是极乐世界,不许家人哭。cam北大荒之情
  在一声声阿弥陀佛的诵经中,我跪拜在青烟缭绕烛光跳跃的祭台下面,双手合掌默默祷告着,“妈妈呵,您就放心地走吧,相信老天爷是饿不死瞎家雀儿的。”cam北大荒之情
  果然,一年以后我以眼残的理由提前七年办理了正式退休,尽管按政策规定每月少拿百分之十四的工资,但每月一千八百元在当时不算低了。这对于一个没有了饭碗又丧失了工作能力的人来说,不能不感恩我那正在改革中阵痛的祖国母亲。cam北大荒之情
  第一次从银行领回退休工资的那天是七月二十五日,正是母亲的周年祭曰。我也是一名党员,受党教育多年不应该迷信,但母亲走时的那一双牵挂的眼睛一直在追随着我,让我心痛,我要抚慰母亲那颗放不下的心。于是,那天晚上我和老伴儿找了一个十字路口烧起了纸钱,点燃后老伴儿用木棍边挑拨边催我念叨,可我没说上几句便失声痛哭了起来。cam北大荒之情
  母亲是家,母亲没了也就没了家。在母亲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逢过年过节那无家可归的失落,那孤独独为伍的冷清,那涌上心头一股股对母亲不孝的愧疚,交织在一起笼罩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久久挥之不散。cam北大荒之情
  当眼疾使我远离了读书看报,精神空虚把日子过得味如嚼蜡。自卑让我蜗居不想见任何人,这样的生活终于把病魔请来了,不是彻夜失眠就是被恶梦惊醒。大夫对我很客气地说:“先生,你患上了如今很时尚的病——抑郁症。”cam北大荒之情
  很庆幸,女儿从网上下的一个帖子让我找到了一条摆脱魔鬼的道路。那就是走出家门,让大好的春光驱散心中的阴影,让追求健康的歌声重塑一个自我。真不知是神助还是误诊,半年后我把安眠药扔进了垃圾箱。cam北大荒之情
  光阴荏苒,岁月的流水冲走了母亲清晰的身影,尽管偶尔仍从梦中走来,但随着女儿成家,我也赶上搬迁住进了自己的楼房。舒心的日子在知足中飞梭,母亲总縈绕在脑海里的那一双牵挂的眼睛也渐渐模糊了起来。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我又和母亲来了一次悲催的不期而遇。cam北大荒之情
  那是母亲走了十年的一个夏日,一大早起来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一丝消失多年的孤独感侵袭而来,忍不住冒出一句:“今儿是怎么了,想哭。”cam北大荒之情
      “福烧的,闲的。”招惹得老伴儿没好气的给了两句。cam北大荒之情
  讨个没趣,自觉也没有道理,便不再多想走出了家门。离家不远的陶然亭公园有园林之珠的美誉,镶嵌在平民居多的南城。走进南门百米开外有一条窄短的低洼地段,一侧几乎与路面持平的碧波湖水,一端千姿百态的荷花满塘,交相润美着一座仿真的江南名亭一一吹抬亭。     cam北大荒之情
  与周围的各个名亭相比,吹抬亭别具一格。亮闪闪的金顶,双层灰色的凤尾翘檐,三面雪白的亭壁上是大大的圆月亮门,一面是木雕的亭台迎接着八方来客。我们的春光合唱团就在这方天地里用歌声张扬着风雨过后的一派夕阳红。cam北大荒之情
  退休以后,唱歌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在这里我抓住了一把追求健康的钥匙;在这里我为人生的春花秋月抒怀咏叹;在这里我尘封了苦难天天向快乐出发;在这里我常常被一首触景生情的歌曲所感动。cam北大荒之情
  可今天发生的一幕对我来说岂止是感动,简直就是一场情感的狂潮漫过围堤,而且让人始料不及。cam北大荒之情
  同往曰一样,老师领唱着一首首随意挑拣的歌曲。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唱天边的骆驼,歌友们在湖面送来的微风吹爽下,歌声渐入佳境。可就在唱起儿行千里这一首曾不知唱过多少遍的歌曲时,我却一下子失去了常态。此时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力手猛地拉开了我记忆的闸门,让那禁锢多年的苦涩潮水喷涌而出。母亲在翻腾的脑海里清晰地浮出,随着儿行千里的歌声响起,我又看见了母亲走时的那一双牵挂的眼睛,那是曾让我心痛不已的眼睛。cam北大荒之情
  “衣裳再添几件,饭菜再多吃几口……”cam北大荒之情
  在歌声的悲催中,母亲的身影在眼前晃动,在引领我穿越,我又回到了十六岁那年,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准备去北大荒的行装,那一针针牵出母亲不舍的眼泪,那一线线缝进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熬煎……此时我看见母亲那一双被泪水浸红的眼睛,让我心酸至极,情感的潮水终于把我的歌声冲得泣不成调了。cam北大荒之情
  “一会摸摸脸一会摸摸手……”cam北大荒之情
  随着歌声我好像走进了冥冥之中,一幅幅亲情的画面。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熟悉。我又听见了母亲当年的那一声声揪心的叮囑:“北大荒太冷,别忘了多穿一些;被人欺负了能忍就忍,别忘了吃亏是福。”cam北大荒之情
  随着悲伤的旋律,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当年送我上路的场景,“别忘了给家捎信呵。”那是曾在家里不知说过多少遍的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喊。当我回头答应时,瞧见了母亲站在院门口撩起蓝色的衣襟正擦抹她那一双牵挂的眼晴。cam北大荒之情
  此刻我已把儿行千里这首歌唱得鬼哭狼嚎了。cam北大荒之情
  老师和歌友们早已发现了我的失态,但这个岁数的人都经过风雨不需要慰藉。一曲终了后,老师有意领唱起锉锵有力的歌曲,试图让我从悲伤的沼泽中走出来,但陷得太深了,我不得不独自走出了亭子。cam北大荒之情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想,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母亲走了十年了,虽然在她的眼里我这辈子没念几年书就去了北大荒,受过颠簸和时代的亏欠,可是我今天过的好日子是她们那一辈人无法比的呀。如果头上三尺真有神灵,那么母亲应该早已心安了吧,可为什么那一双牵挂的眼睛又突然来光顾,让我这个年过花甲的人在众目睽睽下那么伤感得惨不忍睹,我不得其解。cam北大荒之情
  傍晚,女儿下班一进家门就喊:“老爸,今儿咱们上哪吃去?”cam北大荒之情
  我和老伴儿楞住了。cam北大荒之情
  “凭什么,没日子嘬了?”我不解地望着她。cam北大荒之情
  “过糊塗啦?今儿不是您的生日吗。”cam北大荒之情
  我顿时醒过神来,这日子过得连母亲受难的日子都给忘死了,蓦地想起了上午呈现出的那一幕。天啊!我终于醒悟到那一双牵挂的眼睛就是与天地共存的圣洁的母爱,是母亲与日月同辉的灵魂。不论天长地久,不论在何时何地她都会与我同在。cam北大荒之情
  那天晚上,从没让母亲省过心的我喝多了,睡得很死,没有等到母亲从梦中走来。cam北大荒之情
cam北大荒之情
image1.jpgcam北大荒之情
                
母亲与我的女儿cam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