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白桦林岁月 讲给世人听(四)

时间:2018-01-15 12:09:21  来源:6团  作者:王建  

敌台dUq北大荒之情

  祖国进行曲(苏联歌曲 )库玛奇作词;杜那耶夫斯基作曲;椿芳 译词;吕骥配歌dUq北大荒之情
  歌词如下:“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它有无数田野和森林。我们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我们没有见过别的国家,可以这样自由呼吸.。dUq北大荒之情
  打从莫斯科走到遥远的边地,打从南俄走到北冰洋。人们可以自由走来走去,就是自己祖国的主人;各处生活都很宽广自由,象那伏尔加直泻奔流。这儿青年都有远大前程,这儿老人到处受尊敬。dUq北大荒之情
  我们田野你再不能辨认,我们城市你再记不清。我们骄傲地称呼是同志,它比一切尊称都光荣;有这称呼各处都是家庭,不分人种黑白棕黄红。这个称呼无论谁都熟悉,凭着它就彼此更亲密。dUq北大荒之情
  春风荡漾在广大的地面,生活一天一天更快活。世上再也没有别的人民,更比我们能够欢笑;如果敌人要来毁灭我们,我们就要起来抵抗。我们爱护祖国犹如情人,我们孝顺祖国象母亲
。”dUq北大荒之情
  我们知青与苏联最为密切的联系就是收听到的苏联的电台。那个时候苏联与我国是势不两立的敌对国,敌对国的电台是绝对不能听的。太家知道,偷听苏联电台就是“偷听敌台”,在当时这个罪名是很大的,因此判个三年五年的也大有人在。这首苏联歌曲“祖国进行曲”经常听到,人们熟悉了,耳朵也磨出茧子了。dUq北大荒之情
  一次在食堂排队买饭,我下意识地哼唱着“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dUq北大荒之情
  背后传来瞻民善意的低声提醒:“黄色歌曲……”dUq北大荒之情
  我顿时感觉一种心悸,回头向他点头致意。那个年代如果别人告发,那就是罪过。我还真害怕了。
dUq北大荒之情

1972过大年dUq北大荒之情

  记得在连队冬天时候,天天吃土豆或大头菜,吃的脸都长了,汤里多放一点油都觉得是一顿美餐,菜里有一点肉末就像过年似的。夜班饭最“流行”的是面条、面片和疙瘩汤,有时候炒一点荤腥也是给在地里干活的机务排人吃。dUq北大荒之情
  那时盼着过年,像小时候一样过年能有好吃的,其实就是盼着过年能有肉吃。要知道那时候盼着吃肉就像犯人盼大赦一样。熬啊熬啊,1972年关终于到了。虽然没有穿新衣服的概念了,也没有鞭炮放,但终于能闻到炖肉味儿了,心里那叫一个畅快,能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肉死了都不冤那,那种感觉就一个字“馋”。dUq北大荒之情
  会餐以各个班为单位,大家坐在炕上先点着一颗烟,坐着想着,百感交集,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看看这满身的补丁和猪窝一样的炕,看看这烟熏火燎的油灯,挖一挖被油灯熏黑的鼻孔,拍拍满身的尘土,真有点劳改犯的感觉。来一个要饭的过年——“穷欢乐”吧,借酒消愁,一醉方休。dUq北大荒之情
  终于“开宴”了,酒拎上来,装在桶里的连队自酿白酒,70度以上。还有色酒,苹果的、梨的。几个菜记不住了,十来个人的炕席上摆满了盘子,主要是肉菜。那时候不讲究什么厨艺,只要有肉,熟了就行。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荤腥,就是炒一次菜也放不了几滴油。过年连里杀一头猪,连老乡的狗都摇头摆尾的。dUq北大荒之情
  那时候已经有人“逃跑”回家了,就餐的人不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少人酩酊大醉被人扶回了宿舍。吐啊,一吐为快,恨不得连胃都吐出来,歪在炕上不醒人事了。dUq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大家在一起包饺子,自愿组合,食堂发面和馅儿,在我的印象里那一次过得最轻松了。因为没有什么锅碗瓢盆,大家就把脸盆洗干净和面装馅儿,面板和擀面杖是从老乡家借的,去晚了还就借不着了。晚上大家伙儿围在一起,借着烛光,一边包饺子一边聊天,其乐融融。包好以后端到食堂一拨一拨的煮,瞬间,脸盆又变成了饺子盆。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着新春第一顿自己包的饺子,喝着小酒,聊着那些开心的往事,直到深夜大家才离去。年过得是愉快的,但是也伴有抽泣声,叹息声,还有欢笑声。
dUq北大荒之情

外号是友谊的音节dUq北大荒之情

  有一天,连队通信员小李从团部拿回了两封特殊的信,是我连知青写给家人的信。因为信到了团部经有关部门审查说是有问题,经高手破译信中有暗语,好像是“特务名单”,被扣下退回。dUq北大荒之情
  写给北京的信有这样一段内容:“春明时节雨蒙蒙,三十挂零上梁山……”团破译高手精准判断,特务组织有时间,有地址,有人员代号,要组织反革命破坏活动。团里责成连党支部务必提高革命警惕,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定要破获这伙反革命特务组织。连长和指导员不敢怠慢,紧急研究起来,研究来研究去,结果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绪。dUq北大荒之情
  通信员小李把这两封信交给连长后急急跑到厕所解大手,厕所人满为患,无奈他又跑到后山小树林解决了问题。他刚回到连部,连长着急让小李说明情况,小李一下子破解这“特务信件”。他哈哈大笑地说:“这是什么反革命特务信件呐。“春明”是一班的阳春明,“三十挂零”是韩德福,这“梁山”就是“梁三”是刚调到我连的梁本华”,这都是他们的外号。他一说,在场的连部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dUq北大荒之情
  大家又打开第二封发给上海的信,信中写有:“阿牛,阿五,红九妹,黑皮老太婆带眼镜……”dUq北大荒之情
  小李告述领导这也是咱连上海知青的名字、外号和爱称……连部又爆发出一片笑声。dUq北大荒之情
  连队知青二、三百号人,来自双鸭山,哈尔滨,天津,上海,北京各城市,大家一时间人多认不全,但人们发现有外号的人特别好记。比如:“大锁子”、“蒋三”、“牛腚”、“家贼”、“猫头鹰”、“小骨头”等,一听就记住了。dUq北大荒之情
  连里当时叫“黑子”的连男带女就有三个人,还有叫“黑皮”的,还有叫“黑锅”的,叫黑锅的是排长。“黑”字打头的外号太多了,可能怕混了,一位皮肤较黑的上海知青大家给他安了一个洋爱称叫“墨西哥”。dUq北大荒之情
  有叫黑的就有叫白的,一位天津老大哥白白净净,从天津开始就被人称为‘白蛋’。白蛋拉着一手好二胡,有一回他忘情地演奏着,陶醉在他的乐曲中,这时有人喊他的大名,连喊三遍,他无动於中,当人改口喊他“白蛋”时,二胡戛然而止:“干吗,喊我吗?”dUq北大荒之情
  有个男生因长得贼漂亮,被人叫成“小姑娘”。有战友跟他住一个床铺,人前人后大言不惭地说“我和小姑娘睡在一起”。这话叫副连长听见了,狠狠地尅了他一顿。后来问明情况,才恍然大悟。dUq北大荒之情
  北京有位女生叫“小平”,偏偏连里有一位双鸭山知青长的十分酷似刘少奇。连里在食堂开会,有人就当着他俩的面阴阳怪气地小声喊:“少奇兄——小平弟。”气得他俩的脸一会白,一会红。后来连干部知道了,下令不准开这种政治玩笑。dUq北大荒之情
  连队人多,宿舍面积小,人和人之间少不了磕磕碰碰的。有一回李战友和一室友发生了冲突,两人大打出手。眼看对手打不过,只见室友抡起了大铝勺重重地打在李战友的脸上,李脸毫毛未损,大铁勺倒被隔成瘪子……从此李战友就有了“铁脸”的爱称。dUq北大荒之情
  几十年后一次小聚,大家提起河北队战友的大名,在场一半人对不上号,一说外号,全都对上号了,逗得大家开怀大笑。前几年一次与战友们相见,上海徐姐姐见到北京刘妹妹,嘴不打锛儿就喊出了外号。这真使刘妹妹意想不到。这外号已经在耳边消失了三十多年!刘妹妹闻声跑上去和徐姐姐拥抱在一起,问她:“你还记得我的外号呢?”徐姐姐说:“没有忘,忘不了!”
dU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