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白桦林岁月 讲给世人听(五)

时间:2018-01-16 12:18:26  来源:6团  作者:王建  

解放军拉练到我连pDw北大荒之情

  1971年我们去解放军驻地拉练。拉练之前,连长唱了一首自创的革命歌曲。他只给部队的指战员和我们大家唱了一遍,我就一直记到至今:“登高山要靠意志坚,练本领要不怕难,兵团战士钢铁的英雄汉,遇强敌不畏难”。那应该是时髦的叫原创呀!可惜当时没有引起兵团宣传部门的重视。紧接着,驻地解放军响应毛主席“野营拉练好”的指示拉练到我们村。大年初二的早晨。连里通知今天要有一队解放军拉练到我们连和我们共度佳节,我们很高兴,都盼着子弟兵快点到来,因为我们不久前也刚拉练回来,去的正是部队的兵营。pDw北大荒之情
  “雄伟的井冈山,八一军旗红,开天辟地第一回,人民有了子弟兵......”人没到歌声先到了。子弟兵来了,他们背着背包,唱着嘹亮的军歌,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了我们村。这时连队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男女老少全出来了,夹道欢迎子弟兵的到来。pDw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训练有素,笔直地坐在地上,听连长致欢迎词。看见他们,想想我们,真有一比呀!感到“他们是真八路,我们是土八路”。pDw北大荒之情
  欢迎仪式结束,解放军战士们就忙开了,他们不顾行军的疲劳,拿锹的拿铲的拿工具的,人人上阵打扫村里各个角落,真让我们来了个措手不及。乡亲们和知青们让战士们喝喝水歇歇脚,准备再踏征程。于是争夺战开始了,大家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争的是手中的工具,让的是要对方多歇一会儿,喘口气,我们不忍心再让战士们受累了。回想我们拉练到部队,就没有做到这么好。十七、八岁的知青背着背包走40多里地,还要过草甸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到了军营,只记得大米饭炖粉条可劲吃呢。pDw北大荒之情
  说来最让人不好意思的是我们男女生宿舍前的大冰堆,原来二米深的大坑,已经成了一座小黄山。知青们只顾泼水撒尿,一泼再泼,殊不知厚厚的冰面已直逼宿舍门前。子弟兵帮我们铲冰不怕脏和累。pDw北大荒之情
  知青小陈执着地跟小战士争夺手中的扫把,二人战了好几回合,抢过来夺过去。“我来吧!”“我来吧!”谁也不肯松手。一不留神二人叽里咕噜进了大冰坑里,人躺倒坑里还攥着扫把呢,惹得周围劳动的人笑得受不了了。pDw北大荒之情
  “
别笑了,赶快救他们上来吧!”冰面是个一个大斜坡,爬上来滑下去。现在想起那一幕,又要笑出声了。pDw北大荒之情
  由于有了动力,军民赶帮超干得真起劲,一会儿功夫我们的环境焕然一新,顿时干净多了,大家看着也舒心,人们迎来了又一个新春。pDw北大荒之情
  午间我们招待子弟兵吃饺子,食堂里忙开了,人人动手,剥葱的剥葱,剁馅的剁馅,战士们忙前跑后不停地张罗着,大家谁都没闲着,唯恐招待不周。子弟兵的到来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们的传统美德让我们永远学不完。至今,他们忙碌的身影,军民鱼水情深的情景,还定格在脑海里。pDw北大荒之情
  迎着夕阳的余辉,我们依依不舍地送子弟兵踏上新的征程,他们将在黑天夜行军。我们挥手告别,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看着,想着,思念着……
pDw北大荒之情

难过的“morning call”pDw北大荒之情

  刚到连队第一年,冬天天不亮就起床出操(冬天那里日出时间约是8点),这对知青来说是件难事。黑河地区的清晨奇冷,冬柴少,烧不暖,屋里潮,毛巾都结成了冰疙瘩,牙膏也躲进被窝不肯出来,连平日里逞强好胜的耗子都悄悄钻进洞里,没了声响。好容易攒点儿洗脸水也成了冰砣。到天亮,刚刚有了暖意,睡到极致时,那美梦、那美景、那美餐都将要实现。pDw北大荒之情
  一声纯粹天津(卫)味口音的“都起了……”全完,美梦成黄梁。趁排长去对面屋招呼人,一转身,又一觉。啊,睏啊睏,怎忍心告别这美好时刻,钻出暖被窝,伸进那垫满乌拉草的冰鞋坷。大伙不起床,干脆,排长扒上床沿,挨个用冰手抠脖子、揪耳朵、拍脑门。pDw北大荒之情
  睡眼朦胧的战士们出操了,身穿大棉袄,头戴皮帽子,挎着棉手套。一人一根白蜡杆,非国标地跟着排长舞枪弄棒。先是前后左右一通杀、杀、杀,再调转身骑马蹲裆式,舞起那根棒前腿弓,后腿登,刺破青天锷未残。再后跑出连队的小道,当高喊着“一二三-----四”时,我们的喊声驱走了睏意,抖擞了精神,迎来了又一个黎明。透过粘满冰挂的帽沿,战友们眼神亮了,充满着对未来的渴望憧憬……这时候才是真正的醒了。pDw北大荒之情
  冬天如此,夏天也照旧。1970年夏锄,晚上8点多才回宿舍。胡乱吃点就睡觉了。头刚粘枕头,美梦做了一半,就听见排长夺命催魂的喊起来:“起了,起了……”pDw北大荒之情
  刚刚睡着,外面天明明还黑着,怎么又起床了呢?这是已经日出了,凌晨3点钟。战士们真是老大不情愿呀,任凭排长怎么喊,大家不约而同仍按兵不动,抓紧这宝贵的一分一秒多睡会儿。没有连长、指导员来督阵,很难起床啊。
pDw北大荒之情

羞看动物发情pDw北大荒之情

  连队的猪圈和马号紧挨着。pDw北大荒之情
  等到猪们开饭,知青饲养员来赶猪。猪们看到饭就疯了,不要命地往桶里钻,饲养员拿着棍子狠打它们,愣是赶不动,打不走。它们跟你玩命儿,争先恐后往食槽里拱,踩到饲养员的脚疼死了,还是“猪多力量大”,比人厉害多了,最后愣是让猪把饲养员拱得人仰马翻,摔倒在猪食槽!pDw北大荒之情
  那天一个女知青和饲养员学着放猪,在猪圈空场前,看着它们开开心心的玩耍。不知怎么,愣有不听话的猪欺负别的猪:一只很壮的猪一个劲儿的往别的猪身上骑,底下的猪“嗷嗷”乱叫,也不躲开,还紧贴着上面的猪。女知青气得拿棍子就打上面的猪。饲养员说别打了,它们是在发情哪。女知青奇怪地问发什么情?饲养员脸红了,用手指挡着鼻子,羞怯的低着头。女知青好象也明白了点什么……后来她一直想,别看饲养员比我小几岁,懂得还挺多,我是不是挺傻的?不是年龄大小的原因,是身在其中,从实践中学习了知识。pDw北大荒之情
  旁边马号里饲养着十多匹母马,在专门的槽里养着一匹种马。知青们不懂内在联系,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单独喂养呢?一天,饲养员拉着种马在马号外的空地上溜达。突然,种马仰天长嘶,四蹄腾空,饲养员紧紧拽住缰绳不离手。原来是一匹母马在旁边吃草,被人牵回马号。这时路过此处的上海女知青,指着种马大声喊:“侬看哪,这匹马怎么长了五条腿?”pDw北大荒之情
  看到小河边鸭子交配,双市的女知青问老职工:“怎么鸭屁股后面还有小手呢?”臊得这位老职工不知所云。
pDw北大荒之情

厕所pDw北大荒之情

  河北队的厕所四面透风,男女厕所之间只隔着薄薄的一道木板墙,还透着很宽的缝隙,一边说话两边都能听见,所以女生每次上厕所,连大气都不敢出.pDw北大荒之情
  夏天的时候,厕所里遍地是屎尿,臭气熏天,无从下脚。冬天屎尿就结成了坚硬的小冰山,虽然连队安排了专人打扫,可架不住上厕所的有几百号人,而清扫厕所的只有一个人。所以,不论什么时候上厕所都是脏兮兮的下不去脚。pDw北大荒之情
  70年夏锄的时候因为口渴,西平喝了地头水坑里的脏水,晚上回到宿舍就肚子疼。开始还能忍受,到了半夜,肚子就如刀绞般疼痛起来,一夜就去了四次厕所。深更半夜地,也不敢惊动熟睡的战友,只好自己打着手电往厕所跑。宿舍离厕所100多米的距离,这时就感觉更加遥远了,一边是心里害怕,另一边是里急外重,实在是难受。更要命的是到了厕所跟前却不敢进去,下不了脚啊。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才小心翼翼地进入厕所。pDw北大荒之情
  冬天,厕所倒是不那样臭了,可冰天雪地的天气,上趟厕所还真够劲儿的,本来身上就没有多少热气。更有甚者,屎尿在不大的厕坑里逐渐生长堆积成了小冰山。pDw北大荒之情
  一天,排长安排任务去刨厕所,我们全副武装,手拿十字镐朝厕所走去。来到厕所,脚底下全是屎尿结成的冰,稍不留意就会摔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刨厕所,像这样的清扫厕所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一镐下去,轻了刨不下来,重了,溅得满身满脸都是屎尿渣滓,只好用手套抹一把脸,再接着刨。好不容易刨掉一点,又有人来上厕所了,于是就又结了一层冰。pDw北大荒之情
  当我们回到宿舍,围在一起议论纷纷地讲刨厕所的事情时,大家都觉得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股恶臭味。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上到下满处找,都没有找到哪里有臭味。后来终于有个战友发现,原来是刨厕所的时候,那些溅到身上的屎尿渣滓被藏到了帽檐下边的毛毛上了,回到屋里遇暖就化,散发了臭味,于是每个人都感到一阵恶心pDw北大荒之情
  我们的公厕尽管不卫生,但是坚固,宽敞。比起农民自家厕所“高级”多了。
pDw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