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初上讲台

时间:2018-06-28 12:43:08  来源:原44团前进中学教师  作者:王学志  

  每天下午或傍晚小学校放学的时候,我都会等候在校门口的近旁,准备接孩子回家。看到一群群活泼可爱的小学生,在一位位年轻教师的带领下从校园里欢快地走出来,将孩子们亲自送到前来接孩子的家长们面前的情形,心里总会有所触动。M2t北大荒之情
  轻盈的步子,青春的朝气,仁爱的面容,园丁的气质,从心底羡慕当今的这些年轻的教师。这也使我不断地想起自己当年像她们一样年龄时的那段校园经历。M2t北大荒之情
  走上教育战线,是在我下乡第三个年头,还不满22岁那年的秋冬之际。M2t北大荒之情
  第一次上讲台是个什么样子,时间久了连自己都记不起来了。2016年教师节师生在京聚会上,当年一同去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又一起在同一所学校任教的屈老师打趣地对我说:”你上完第一堂课回到办公室,一摘下棉帽子,满头的大汗顺着脖子流”。要知道,当时室外是零下三十几度的气温啊。M2t北大荒之情
  我终于记起来了。刚被分配到连办小学校,领导临时安排我先给一个初中班上农业课。教室在旧校址那边,一栋带有窄过道的茅草屋里。教室里有三十多个农场子弟,他们正在读初中二年级。M2t北大荒之情
  “起立!”M2t北大荒之情
  我刚迈进教室,不知从那个角落里传出一声口令,学生们齐刷刷地站起来。我顿时紧张起来,急速地搜索我在上学时老师的做法,向学生们行礼,请大家坐下。M2t北大荒之情
  第一课讲土壤。开始,由于紧张,唯恐说错了话(那是文革时期,人人说话都谨小慎微),于是按照事先准备的教案,照本宣科。开始,师生之间彼此陌生,课堂静的似乎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得到。渐渐的,学生似乎对念课本并不感兴趣,开始有人交头接耳,有人做起小动作。讲课思路一下子被扰乱了。正在我有些不知所错时。一个叫王章的男生打破僵局,他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腐殖质土壤与白浆土相比有什么不同和优越性呢?”M2t北大荒之情
  这一问题难不倒我,我心中暗喜。因为调到学校之前,我已在农业生产连里担任过农业技术管理员工作,整天跟连里的十几块儿上万亩的耕地打交道,并自学了农垦总局编写的一本东北农业技术手册。上面详细地介绍了东北地区的各类土壤的特性。我索性放下教案,按照我学到的土壤知识讲解。我说:我们所处地区土质主要是白浆土,这点大家一定很清楚,有体会。这种土质,雨大时,一脚踩下去就成泥浆了,拔脚都困难,遇到旱天它又变得硬帮帮的,地上满是龟纹,土壤贫瘠,容易板结,缺乏透气性,所以这里的粮食亩产一直很低。而我们北边十几里以外新开垦的土地就不同了,那里几千年以来一直是草甸子,土壤所含腐殖质多,土质黑且松软。含有丰富的植物生长必须的氮磷钾元素,土壤的透气透水性也好,所以那里的庄稼长势好,粮食亩产也就高。学生对这样的讲解,似乎更感兴趣,课堂也因此而活跃起来。M2t北大荒之情
  “你能更形象地告诉我们腐殖质土壤是什么样子吗?”还是那个叫王章的同学再次发问。M2t北大荒之情
  “像什么?”我一下子语塞,脑子里急速地搜索着恰当的答案。M2t北大荒之情
  “奥。像家里蒸馒头的发面!”M2t北大荒之情
  “那土,色黑,用手一抓,松软而不散。”M2t北大荒之情
  “我明白了,”王章说道,“土质肥、松软、透气透气性好,不板结。”M2t北大荒之情
  后面,大家还提些什么问题,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时间,我急急忙忙踏着厚厚的积雪奔回几百米以外的新校舍的办公室。心情紧张,加上担心回答不上学生提出的问题而丢了面子,这些或许是屈老师见到我上完第一课回来满头大汗的主要原因吧。M2t北大荒之情
  当年的学生王章,高中毕业后分配到我所在的中学教数学。成立高中部后,仍教数学、当班主任并担任数理化部的教学组长。我们成了好朋友,下班以后,他经常到单身宿舍找我聊天。有时我俩还一同在难得一天的星期日,进山观赏山景野趣。我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全国恢复高考后,他幸运地考入中国科技(合肥)大学,他是恢复高考后从我们这所普通农场分场中学走进高校的第一人。毕业后分配到国家地震局工作。而后转展到国外发展。八十年代中期,我在北京见到他,他向我提起当年的那堂农业课,“我对您讲的土壤那一课,印象特别深”。M2t北大荒之情
  记忆的大门被打开了,这使我又记起初上讲台时更有趣的一个小插曲。M2t北大荒之情
  三年级的一位女老师生病了,领导叫我去代几天语文课。低年级的小学生与初中生不同,他们说话的语调还没有完全脱离奶声奶气。你问一个问题,他们会很配合地拉长声音,一字一字地回答,可爱极了。我把生字与拼音板书在黑板上,认字与领读时,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老.....师,我......们......不......认......识......”M2t北大荒之情
  我正纳闷,一个小女孩儿站起来:“老师,你写得太连(笔)了,我们不认识”。M2t北大荒之情
  我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M2t北大荒之情
  我迅速擦掉黑板上的板书,重新一笔一划地写出来。我知道,自己的字一直写得很蹩脚,上学学拼音时正赶上国家新旧两套拼音教学方案转换时期,结果哪一套都没学扎实。是孩子们发现了我的弱点。这也成了我决心要做一名称职的教师所要努力的起点。M2t北大荒之情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我站在小学校门前,看到那些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教师的时候,就会想起当年像他们现在这般年龄的我。他们是有较高的学历,有从事教育工作专业资质的一代新人。而我,当时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从事教育工作资质的从城市里下乡的六六届初中生。我所经历的那个时代,是一个“毛主席教导记心怀,一生交给党安排”的时代。M2t北大荒之情
  1987年我在人民大学上学。教政治经济学的青年讲师叶老师在“学生上讲台”的教改活动中,将一堂课交给我来讲。我认真地做了准备。面对四十几个同龄大学生,我从从容容地讲完了那堂课。课后,叶老师对我说:想不到你讲起课来那么的沉稳熟练。我听了,微微一笑地对老师说:“我的学历没有您高,也没有国家认可的教学资质,但是我站讲台的时间可要比您长。”M2t北大荒之情
  回到城市,到了工业、建筑行业工作以后,我在职工教育、政策宣讲、大会讲话等活动中,经常听到这样的赞誉:回答问题切中大家关心的问题,清楚简捷,没有半句多余的话。M2t北大荒之情
  是啊,我今天讲课或演讲所能达到的效果,不正是得益于在农场“初上讲台”的那堂课吗?
M2t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